English
贾康:经济高质量发展与防范地方债风险
2018-05-03 15:24 来源:光明网 

贾康:经济高质量发展与防范地方债风险

   4月28日,由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浙江财经大学联合举办的第二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在浙江财经大学隆重举行。论坛的主题为经济高质量发展:内涵与动力。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接受了以“经济高质量发展与防范地方债风险”为主题的记者采访。他认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意味着今后的政绩考核指标体系应该兼顾环境、绿色发展等其他维度。PPP项目成为地方隐形负债的一个重要来源,对于PPP领域发生的债务问题,规范发展固然重要,但也要认识到“堵不如疏”。防止这些隐形负债,需要法制化、阳光化和专业化三方面的合力。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最近各界热议经济高质量发展,不以GDP论英雄,但权威评价指标体系至今尚未确立,那么,在您看来,权威评价的角度和标准是什么?

  贾康:GDP的单一指标作用比较明显。不以GDP论英雄,那么以什么论英雄呢?我的理解是政绩考核需要一个指标体系,这个指标体系里面不能有太多指标,这个问题到现在并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我个人认为,要方方面面共同努力,通过对各部门的实际研究,逐步建立一个完善的指标体系来形成绩效评价和政绩评价的依据。在这个指标体系里,GDP仍然是一个选项,但是环保、绿色发展的指标如何选取?需要认真考虑。我认为同样需要考虑这些指标的直接经济效应和综合效益。这几个方面都应该纳入以后的指标体系里面。最好能够将这个指标体系进行试行,让它慢慢地形成一个具有统一标准的评价体系。

  主持人:说到地方经济发展,业内人士的声音对地方债务的风险加大有担忧,你对当前地方债务的状况怎么样来看?

  贾康:2017年底中国地方债务是16.47万亿,相当于GDP的20%,加上中国国债,中国的公共部门债务是在安全区之内的。为什么对地方债如此关注呢?大家感觉到16.47万亿之外还有新的隐形负债。这里需要澄清的,原来需要市场化转化的地方融资平台没有有效的切断和地方隐形负债的关联。总体来说,我观察更多的担心是在发展势头看起来很不错的PPP上,PPP所对应的投融资它里面是否有可能造成负面作用的地方隐形负债,需要具体的分析。这方面总体来说要摸清情况,强调规范发展的必要性。但是在强调防范风险,规范发展的同时,也要认识到“堵不如疏”。PPP本身就是一个地方机制的创新,地方政府本身财力不够,它可以通过合理的伙伴关系,把体外社会资本的资金吸引过来一起做公共利益相关的项目,投资基础设施等。

  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我们在PPP领域已经发生了不良的实债,显然要在规则上堵,但是也有疏的必要。上海、天津都成立了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它很好地对接在PPP过程中社会资本方面股权退出交易通道的需要。如果是长达三十年、五十年的PPP,社会资本很有可能不能从头到尾是持有者,它变化的通道是交易平台,我们完全有条件在这方面进行制度配套建设,应该把它疏导好。

  在保底这方面有这么一个基本的认识,在PPP的操作过程中,对于社会资本方面有保底条款是违规的,因为应该要进行风险控制。而社会资本方是在商言商,如果它没有这样的保底预期的话,它是不会签约的。那么这个要靠我们的阳光化,我们要有疏的机制,要有更好的规范化建设,以法制化、阳光化、专业化,使大量的民营企业有信心参与到PPP中来,预期自己在PPP中可以获得收益。这些都是防范地方债隐形负债重新困扰我们的时候,需要讨论的。

  主持人:这个地方债会不会发生系统性的风险?

  贾康:中央强调一定要防范系统性风险。我们现在有信心,有把握防范它,但是现在所做的事就是防范于未来,这些地方债相关的风险点我们要观察,在必须加以控制的时候要给出高水平的防范风险的方案。不能说在我们看到有一些风险迹象的时候,直接上去先死死按住,风险的存在并不意味着必然导致风险的发生,中央要让我们防范于未来,平时要观察它,注意它,什么时候出手,一定要有个时间点和解决方案。

  主持人:你觉得对地方政府来说,应该如何预防这个风险发生呢?

  贾康:首先要法制化,地方政府要在思想观念上真正转变到放低身段,和企业一样是PPP的伙伴关系,大家一起接受法制化的约束,另外要有阳光化的认识,原来的人情,大笔一挥不可能继续发挥作用了。以后要经过完整的程序,以及专业的力量帮助形成政府和企业PPP协议里的整套风险方案,把这些事做好,就是防范风险,而且有风险出现的时候,有很好的预案。地方政府如果能够把法制化、阳光化要领掌握好了,后面还有真正的专业化,这个专业化还要运用购买服务的方式,竞争性地选择团队来帮助企业和政府来选择优化的PPP方案,这些合在一起可以防止隐形负债。

  主持人:除了地方债务的风险,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也是当前的主要的任务,您认为应该从哪几个方面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

  贾康:中央说的去杠杆是一个导向,整个流通性的控制是稳健,但是还要相对的抉择。总体的去杠杆也要积极的考虑,不是所有的杠杆平头砍去。有一些政策实施起来不是去杠杆,而是降杠杆。比如说三四线城市要降库存,仅仅依靠社会成员的购买力还是不行,因为我们想把农民留在三四线城市,但是他们又买不起,这样的话使得去库存相对而言比较难。这就是结构性、区别性的降杠杆。

  (整理:丁建福)

[责任编辑:刘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