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群慧:产业转型升级需要工匠精神、产能转化与市场机制
2018-05-03 17:36 来源:光明网 

黄群慧:产业转型升级需要工匠精神、产能转化与市场机制

    4月28日,由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与浙江财经大学联合举办的第二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在杭州举行,论坛主题为“经济高质量发展:内涵与动力”。在光明网的采访中,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提出产业升级换代需要工匠精神的传承,需要重质量的产能转化和推动完善的市场机制建设。

  以下为演讲实录:

  主持人:你好,前些天“中兴事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中国核心零部件研发滞后这一现状成为焦点,您任何看待这一现象?

  黄慧群:“中兴事件”从大的方面反映了我们的产业发展不平衡,总体来说中国制造业已经是第一产出大国,但是我们大而不强,主要体现在“工业死机”,比如说关键核心的基础零部件,还有基础的原材料,基础行业的技术,基础的工业,我们在这些方面还有一些差距,芯片恰恰体现了这些方面。这些和我们这些年工业技术进步的路径有关,大部分的“反求”工程,和其他的先进企业合作,通过拿到它的产品或者说消费品,通过拆解,从产品方向逐渐的溯源,保持这种路径来赶超。比如对高铁的一些构架之后再重新组装,但是一些关键的零部件还需要长时间的探索和研发,而且这个时间可能会比较长。因为有一些零部件它是需要长期的积累,它不是说投大量的经费一定能解决的问题,有一些是需要有工匠精神一代一代的打磨才可以产生的。所以说这个问题也是正常的,相当于我报告里面提到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可以反应出产业不充分的问题,核心的高端零部件现在还没有生产,供给还不是很充分。

  主持人:你提到要有工匠的精神,你能否从具体的方面谈谈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

  黄群慧:工匠精神的传承需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制造业的转变。这里需要三个精神:企业家精神、工匠精神、劳模精神。只有这三个精神结合起来,才对我们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包括零部件的提升,整体的制造业工艺的提升有益。因为企业家把握的是整个产业的方向,整个企业创新的方向。工匠精神是需要锲而不舍的努力,劳模的精神是鼓励整体的员工热爱这种工作,鼓励大家努力的奋斗,来做这个质量、产业的工作。

  主持人:现在有观点认为去产能短期内会对中国经济发展产生较大的影响,影响经济平稳运行,您是如何看的?

  黄慧群:去产能的问题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一个问题。中国发展到现在,我们经济结构中有一个突出的矛盾,是无效、低端的产能过剩。这个问题是制约我们经济结构问题一个重要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产生和我们的经济发展阶段有关,我们一直在判断分析中国的经济阶段,前些年是重化工主导的工业化中期阶段,是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哪些阶段是高速增长的阶段,是大量的重化工产业高速增长,满足了当时的需要。当我们的阶段转化了,一方面是中长期的转化,从工业化的阶段来看是工业化的后期,这个时候是高技术密集型的产业来主导。相对于主导的产业,重化工需求的高峰已经过了,当然有大量的产能是过剩的,产能过剩以后影响到整体的经济结构,是一个突出的问题,一定要有相当大的力量去产能。去的过程中,速度会有一点点下降,但是我们要完善这个结构,经济新常态是一个从高速到中高速转变,同时是结构在优化、动力在转化的这么一个阶段,所以说我们有时候还是需要牺牲一些速度。但是我们的追求是高质量的发展,我们就不用非要强调速度,我们的发展目标包括结构变化、动力变化、产能变化。这样的话是一个结构转化和动力变革的过程。

  主持人:那么去产能对下一步经济体制改革产生什么影响呢?

  黄慧群:去产能的过程中要靠市场来做,并构建市场经济体制。这两个应该是相互结合的,我们完善市场经济体制,让那些在市场中不需要的产能自然消化。而产能过剩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僵尸企业,这些企业本来不符合市场需要的,但是又死不掉。通过完善市场经济体制,让这些僵尸企业自动出去。去产能的方式还是要通过市场来去产能。

  主持人:你说要追求高质量的发展,多数省份在寻求新旧功能的转换,你新旧功能的转换面临哪些阻力?

  黄慧群:在推动新旧动能的转换中,效率、动力、质量都在转化。但是各个地方情况由于产业结构不一样,转化面临的难度不一样,有一些发达省份转过来了,新型的动能占比是越来越大,它们的动能转化比较顺一些。而一些传统的比如说东北的钢铁是占到经济的三分之一,这样情况下,转化就比较难一些。

  总体来说,产业结构的转换和现实的需求要有一个匹配性。基于现实情况的差异,深化体制改革的力度都是要区别的。比如浙江省等率先实现现代化的省份比较好一些,而东北等省份就比较困难一些。但是也要通过深化内在和对外开放这两个大战略来推动。

  主持人:如果站在国家的宏观层面,实现新旧动能的平衡转换,你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黄慧群:从国家的角度,从区域的角度,国家也是在推进各个区域的试点,比如说山东。主体是基于各个省和区域的具体情况,总体来说站在全国的角度,需要不断地挖掘新的经济增长点和经济的动力。现在说的最多的是新经济。新经济就是说用现代的信息技术或者用新一轮的科技革命把传统的经济进行重新的武装、融合。这样两个层面,两大动力改变了我们现有的生产、消费、分配,使整个经济环节都有大的变化,促进新的产业、业态、模式的产生。现在统计方面,国家也在研究哪些是属于新经济的产业,去年有20%左右的产业是属于新经济。这种新经济是一个融合的而不是新旧完全切断的,它是一个融合转化的过程,或者说类似于混合动力慢慢转变的过程,最后慢慢的从以油为主的动力转化为以电为主的动力。刚才我说的传统的化工结构在逐渐的下降,而新的高科技产业在上升,动力转化的过程很明显的路径已经产生了。

  (整理:马轶群)

[责任编辑:刘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