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钟晓敏:以务实的态度解决财政风险
2018-05-03 17:53 来源:光明网 

钟晓敏:以务实的态度解决财政风险

  4月28日,在第二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期间,浙江财经大学校长钟晓敏教授就经济高质量发展内涵、财政风险、浙江特色营商环境等问题接受了光明网记者的专访。钟晓敏认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是以人为本的发展,或者说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高校要营造一个宽松的学习环境,宽松的学术讨论环境,一个允许研究失败的宽容环境,一个让创新人才脱颖而出的环境。他还认为,财政风险的主要表现的地方债。政府有所为和有所不为,不能什么都去做,才是从最根本上解决财政风险的办法。财力有限的情况下,什么都要做,债务问题无解。

  以下是专访实录:

  主持人:您好,钟校长!此次论坛已经是第二届了,为什么选定“经济高质量发展:内涵与动力”作为第二届论坛的主题?

  钟晓敏:去年我们举办了第一届经济学高端论坛,当时选主题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选择前一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以及当年两会热议问题作为大会论坛的主题。

  去年选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展望和深化,今年为什么选这个呢?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到了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我们想通过论坛对高质量发展的内涵以及它的方方面面做一个深度交流。这就是我们选择“经济高质量发展:内涵与动力”作为第二届论坛主题的原因。

  主持人: 您能否谈一下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涵的理解?

  钟晓敏:这个问题20多年前就已提出。“九五”期间提出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2000年之后又提出了了科学发展观,包容性增长以及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再后来讲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在这过程中,我们在思考:为什么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到底是什么?经济发展方式是经济发展的一种模式或者说方式或者说方法。这种方式方法到底合理不合理,主要看追求的目标是什么样的,通过这样的发展方式能否实现目标。

  十九大提出,中国经济新的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我们的发展方式应该要转变,转变到什么方式呢?就是现在提到的经济高质量发展。对于经济高质量发展,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它是以人为本的发展,或者说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它主要包括五大发展理念:

  1.创新发展。原来的发展方式是生产要素量的堆积或者说劳动力量的增加或者说资本量的增加。但是随着这么多年的发展,我们的环境承载力已经不行了,所以我们不能用一种粗放式的,高投入,低产出,高消耗的方式。

  2.协调发展。主要体现在城乡、区域的协调以及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协调,还有现阶段新兴的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以及现在农业的现代化的同步发展。

  3.绿色发展。十多年前就已提出环境友好型,资源节约型的发展。我们不能以牺牲未来的资源来追求当下的增长速度。

  4.开放发展。我们的发展要面向全球,面向未来。前一段时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提出了中国要改革开放,特别是在银行、金融、保险、证券方面的投资比例的限制要放宽,对外部金融设置的条件要放开,表现出我们对外开放的姿态。特别是当下美国搞贸易战的情况下,我们的姿态很清楚,我们要通过开放加深我们的发展。

  5.共享发展。发展的成果要共享,所有人要共享我们发展的成果,最后走到共同富裕。

  主持人:大家现在会比较多地提到,要加快新旧能的转换,这里有一个创新驱动,您对创新驱动怎么看?

  钟晓敏:我的想法是,创新要成为动能转化的第一驱动力。为什么这样想呢?因为随着经济发展,各种资源的约束条件越来越紧张了,唯有通过创新才能解决问题,而创新的主体是什么呢?是人。怎样发挥创新驱动?一方面要提高人的素质,人的素质就是要靠教育,无论是学前教育、义务教育,还是高等教育,还有职业教育,各方面的教育都是创新主体素质的提高。同时,为了让这些主体有创新,必须有一个创新的环境。这个环境由一系列的体制机制构成,比如说你要创新,我们原来没有这样的环境,或者说环境比较差,最主要体现在产权保护问题,特别是知识产权,如果你研制出来一个东西,第二天就被别人仿冒了,谁还有动力创新呢?所以,十九大报告写得非常清楚,要实现经济改革,特别是要完善我们的产权制度。你看这一次国家机构改革中,新组建了知识产权局。

  那么,我们要怎么样培养创新人才呢?要有一个宽松的学习的环境,宽松的学术讨论的环境,一个允许研究失败的宽容环境,一个让创新人才脱颖而出的环境。如果管理刻板,似乎一切秩序井然,但泯灭了人最宝贵的创新精神。

  这些都需要通过改革,通过改革破旧立新,通过改革实现创新。

  主持人:从两个方面,一个是人,一个是改革。

  钟晓敏:改革的目的是创造有利于创新的制度环境。

  主持人:您刚刚提到改革,我们会经常提到改革的各个方面,其中财政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当前大家会比较多地提到风险的问题,比如说财政风险,您认为化解和预防当下的财政风险,有一些什么样的举措来应对?

  钟晓敏:财政是一个综合性的改革,它也是改革的排头兵。中国经济发展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政府的作用非常的大,政府利用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来对经济进行调控。在我看来,财政最大的风险是地方债问题。政府想做很多事,但它没有钱,以前通过融资平台向银行贷款来做一些项目,还通过卖地,把70年使用权一次性卖掉。土地财政对经济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特别是对地方基础设施的改造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但是土地财政也造成了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的房价非常的高。这样的话影响了创业环境,比如大学生毕业后买不起房。

  原来名义上地方政府不能发债。从2014年以后允许地方发债,当然,这里有一定的规则。但是允许发行的地方债跟地方政府想发展当地经济的强大的欲望和需求相比,只是杯水车薪。所以造成了通过各种途径举债的局面。比如说这几年推行的PPP,我们叫做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模式,这种模式本意是化解地方政府土地财政不可持续与资金短缺的矛盾。但是PPP模式不适用于所有领域。理论上讲,资本必须有利可图,没有利润你说得再好它也不会进来,于是政府去兜底。万一项目保不了底,就成为了地方政府的负担。实际上我们的PPP跟国外的PPP不同,我们国家私人资本还没有强大到这么高的地步,PPP更多是和国有企业合作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合作的对象是国有企业,万一项目不能盈利,没有现金流怎么办?政府还得承担还债的责任。一窝蜂地上,一下子发展得非常快,这不合适。需要冷静下来看一看再决定如何继续。

  目前地方政府的债务负担已经很重了。前几年因为融资平台是从银行借的债,2016年开始,政府出台了存量债务置换,把通过银行借的钱,在三年时间内置换成债券,把债期往后推,利息相对下降了。但是这个债还是在的,以后依然要还本,只是暂时通过发债的形式把它置换出来了。

  政府有所为和有所不为,不能什么都去做,才是从最根本上解决财政风险的办法。财力有限的情况下,什么都要做,债务问题无解。特别是政府现在提出给企业活力,减税、降费,这样的话政府收入就少了,而支出又是刚性的,这是一对矛盾。

  有人说政府的债不是债,反正政府不会倒闭的,左手借右手。不像私人,人的生命到了一个节点是要结束的,生前借的债一定要还,除非由你的子女来还。但是我的理念还是要谨慎保守,有的事慢慢来,不要太急。高质量发展不是一个追求速度、追求量的扩张,有些项目的开工或者是启动可以慢一点。特别是,现在出台了终身问责制制度,原来新官不理老账,现在不行。

  主持人:未来什么样的发展方向和趋势是好的呢?

  钟晓敏:完善产权制度很重要,我们要完善创新驱动,还有一个是要素的市场化配置。现在很多领域已经进行市场化配置了,但是还有一些没有进行市场化的配置,包括我们的金融改革,利率、汇率的市场化还没有完成,改革的方向是市场化。土地制度的改革也要市场化,但是涉及到时间的问题。

  另外,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要更好的发挥政府的作用,怎么样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一是市场失效的地方政府发挥作用。二是市场由于很多的因素导致了它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的时候,政府要出面破除阻碍市场发挥作用的障碍。三是要清醒地认识到政府也是有缺陷的,不是万能的,不是什么都可以干预,也不是什么都可以做好。政府有短视的情况存在,因为它有的时候看得到,有时候看不到。特别是,政府是由官员组成的,他们的素质、眼界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政府决策的科学性和合理性。

  主持人:最后还想让您谈谈浙江民营经济的营商环境,对于其他省市有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

  钟晓敏:浙江的地理位置靠近台湾,所以那时候国家大的投资没有投在浙江。没有大的项目,浙江走出了自己的道路。70年代开始到80年代初,浙江在计划经济夹缝里面成长,现在看是市场经济的东西,当时是要当作资本主义尾巴割掉的。比如说农民自己养的鸡蛋拿到市场上卖,当时是不允许的。

  没有大的企业,就到上海、江苏请退休技术人员来厂里做,民营经济就这样一步一步发展起来,逐步壮大。

  浙江经济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务实。即便是中央出台了政策,浙江往往是先看看再决定怎么做。如果不适合,可能依然低头做自己的事。我来举一些财政方面的例子。50年代的时候,全国都是省管县财政体制,到了八十年代,因为市一级政府兴起,就变成了省管市,市再管县。但是浙江没有跟风,一直还是省管县。当其他地方出现县乡财政困难的时候,浙江没有。浙江恰恰因为省直管县,县域经济发展壮大了。2002年,省管县作为先进经验在全国推开。浙江政府还以务实的理念鼓励民营经济的发展。只要有利于当地经济发展,不管是民营也好,或者说其他经济形式,政府都支持,或者说默默在支持。因此,浙江民营经济在全国很有地位。

  主持人:所以会推广浙江经验,您刚才提到财政体制,全国很多省份推行省管县财政体制。

  钟晓敏:对,浙江省在财政方面的一些创新,成为浙江经验后,都在全国推广了。比如说浙江省在2000年之后,最早在义乌推行综合财政,综合财政就是预算一个盘子,收入一个笼子,支出一个口子。“三个子”,实际上就是综合财政、就是大口径全口径财政概念。我们国家层面上的全口径财政预算改革,就是按照这个来的。李克强总理在前年大会上讲,这个就是浙江改革的经验。事实上,预算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等预算制度的内容,跟浙江“三个子”概念一脉相承。

  我从事财政研究。在改革开放30周年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浙江改革开放30年经验的探索。今年恰逢40周年,我们正在做一个浙江财政改革40年的经验总结,准备在下半年的时候作为改革开放40周年的献礼。主要是搜集原创性、并且在全国推广的浙江经验,我们理了一下,大概十个。

  主持人:这也相当于把浙江原创性的经验、思路在全国推广了。谢谢您!

  钟晓敏:谢谢!

  (整理:叶宁)

[责任编辑:刘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