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患者吕青:3年前,跑步将我从死亡边缘拯救 _跑者故事 _光明网


抑郁症患者吕青:3年前,跑步将我从死亡边缘拯救

2018-05-31 10:39 来源:光明网 
2018-05-31 10:39:39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李爽

  80年代,他是一名普通的留守儿童。巨大的心理压力曾经让他封闭自我,身材发胖,头发几乎掉光,患抑郁症达10年之久。现在,他是吕青,才华横溢的北航才子,有着开朗的微笑,和善的言语间传递出小小的正能量。容颜以及性情的改变,都来源于一项简单的运动——跑步。

  抑郁十年—从北航骄子到断绝亲朋

抑郁症患者吕青:3年前,跑步将我从死亡边缘拯救

  2013年与2014年吕青的变化

  现在社会上都很关注一种群体——留守儿童,而我算是第一代留守儿童。5岁时,母亲患上了精神病,父亲为了养家,只身前往外地打工,我和家中的三位兄妹都是奶奶一手带大的。那时候,父亲寄来的钱不能及时到家,家中的米粮大多要靠奶奶去张罗,生活过得非常拮据。

  然而,生活的清寒并没有压垮我。2001年,从小爱读书的我考上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第一次来到了北京。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上大学的费用都是贷款来的。那时,弟弟妹妹也需要上学,我深知自己已经长大成人,是时候为家庭承担更多的责任了。为了凑齐各方面的钱财,我开始疯狂打工。发过传单,做过家教,兼职占据了我大部分时间,让我没心思学习,成绩一直下滑。

  我自诩智商颇高,从小到大我都成绩优异,是公认的“别人家的孩子。”为了维持长久以来的良好形象,我不敢和家里人倾诉苦闷。眼看成绩越来越差,我意识到自己的优势正在丧失,剧烈的反差严重打击了我的自信。不服输、不服气又有什么用?我只不过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屌丝。我感到自卑,开始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最终发展到害怕见人,甚至连家人也不大联系。只要离开属于自我的小空间,就会马上失去安全感。那时我就觉得自己患上了抑郁症。

  随着毕业的临近,我越来越焦虑,压力越来越大。毕业后,我在中关村租了个柜台卖电子产品。然而我不敢招徕顾客,经常守一天也做不成几单生意,甚至连一分钱也赚不到。后来,在朋友的邀请下,我们又成立了一个家教公司。创业需要应付各种问题,我却无力应对。抑郁症和工作的挫败形成了恶性循环。我越来越内锁。除了打游戏、看小说,就是宅在自己的小窝,公司的事一律不想管理。

  将所有的钱折腾光后,我南下深圳去投靠朋友。但终因抑郁,一事无成,浪费了几位朋友的好意。情绪一直下滑,如同深渊。有段时间我几乎混到了食不果腹的地步。为了养活自己,我在工地上抛过土,挖过基地。所有的一切,让我根本无法面对家人,我和亲朋彻底断绝了联系。

  2013年,我的抑郁症达到十年中最严重的时期。我常常想结束这一切,又不甘心在人世间走了一遭,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还有该还的恩情,该尽的责任……这些一切的一切,像泥沼一样,让我欲罢不能。一天夜里,我又一次被自己的呼噜声吓醒,茫然靠床倚坐,头脑中浮现出自己死亡的情景,我被自己的念头吓住了,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

  结缘跑步—体验不一样的生活

抑郁症患者吕青:3年前,跑步将我从死亡边缘拯救

  跑步让吕青变得阳光开朗

  2013年初,我经常无所事事,常常去奥森散心。其间百花繁锦,蜜蜂飞舞,流水潺潺,茂林修齐,美好的景致让我枯竭的心稍稍慰藉,一步一步地丈量思考着自己的出路。

  大学时就读北航,每年的北马都经过校门口,那时我便励志自己,今生自己也要跑一场马拉松。在奥森,看到那么多跑步的人,希望的种子在心中发芽了。

  2014年开春,我第一次在奥森公园完成5公里,用时45分钟。此后,我几乎每天都在奥森跑5公里,每次都是全力以赴。每一次经过奥森南园3公里处的坡道,我都会加速玩命地冲,到终点时再把突突到嗓子眼儿的心脏塞回去,同时掐表计时。

  我大学攻读的是工科专业,因此对数字异常敏感,我会苛求每一次完成的时间,感受每一步给身体带来的紧张和爽快。我感觉自己练出了内力,而跑步就是天赐给我的绝世秘籍。一两个月之后,我的五公里成绩由原来的45分钟提高到了30分钟。

  单圈成绩稳定后,我开始尝试10公里,并买了第一块运动专业手表、第一双跑鞋,寻求更大的提高。我开始关注跑步装备、技术,积极总结自己的哪里做得不好,需要怎样改正。到7月份时,我的十公里成绩已经突破了50分钟。

抑郁症患者吕青:3年前,跑步将我从死亡边缘拯救

  吕青跟随光明乐跑训练

  跑步让我沉闷的身心得到了放松,健康状态也改变不少。以前身体很虚,走路时突然就会这疼那疼,总怀疑自己得了大病。跑步之后,我的免疫力增强了很多,失眠、瞌睡的症状也得到缓解。体重从76公斤下降到55公斤,看起来还有些小帅。

  志同道合的人往往更容易走到一起。7月份的一天,我来到奥森跑步,遇到光明乐跑的领队李爽。他热情地向我介绍乐跑,鼓励我说再练几个月一定可以跑一场马拉松。那一组组整齐的队列,和队员们脸上焕发的精气神儿,让这个团队看上去超有吸引力!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加入了每周末的训练营,跟着飓风组队友一起练习。

  当时,大家都在讨论北京马拉松,我就在想——练了这么长时间,是不是也应该跑一个自己的马拉松?

  走上初马—拼搏路上的挚友情怀

抑郁症患者吕青:3年前,跑步将我从死亡边缘拯救

  2014年北马终点

  2014年10月,我站在了北马赛道上。

  第一次比赛我就参加了全马。开始的状态非常好,并且越跑越开心。不知不觉中,配速已经稳定到5分9秒左右,甚至有一段还跑进了5分,比平时训练的最快配速还要快。然而经验不足让我吃了苦头。到34公里处,我自我感觉依然很好,竟还能稍稍加速,不断超过别人,却不知身体已经达到极限。经过补给站时,我抄了个蛋白棒,撕开就啃,一下子顶住了胃。人的身体在极限的时候,任何一点扰动都会引起全线崩溃。我被迫降速,进了奥森更是只能走两步跑一段再走两步,脑子里不停地算着时间,一次一次给自己划底线。

  出了奥森,还剩两公里,我鼓起勇气,由原来的7分配速一下子提到了4分半,用力过猛,整个人开始抽筋,血管缩成一团。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跑者超过我向终点冲刺,我心里那个急啊,为山九仞,功亏一匮!只能咬着牙就着旁边的护栏,踩十几下就冲个三五百米。在痛苦与冲刺交织的过程中,却执拗地抱着一份信念:绝对不能放弃!

  最终,我的首马以3:46:13完赛,这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成就感。光明乐跑的北马分享会上。大家热情地讲述着自己的经历和感想,现场狂high的气氛让我忍不住站起身和大家分享。我提到为了合理饮食,赛前总会换着花样做各种焖面,好消化又补充碳水化合物。这一讲,主持人小胖便给我起了一个新名字——焖面哥。

  焖面焖面,焖者,火闷于心,面者,柔软坚韧。一向高冷的我把这个词在脑中玩味了几遍,很认真地接受并且喜欢上了这个接地气的匪号。

抑郁症患者吕青:3年前,跑步将我从死亡边缘拯救

  吕青家的跑友小聚

  相比女人,男人的友谊更加缓慢而隽永。2015年5月,我参加光明乐跑举办的半马接力赛,认识了挚友梁子。他高高帅帅的,为人随和,我们常一起聊技术、谈心得、话跑圈,互相打卡鼓励,总能在彼此身上找到闪光点。多年在北京形只影单的漂泊,让我早就忘了过节的感觉。2015年冬至,梁子邀我与几位好友到家中一起包饺子,那一晚我们喝酒聊天,抵足同榻,窗外北风呜呜,室内却满屋春色。何以为家,是吾心安处。

  无论是在奥森训练营,还是后来加入光明夜跑团。我都会为大家做做拿手的焖面,买一些水果带给大家吃,这些事让我享受到付出带来的快乐,施比受更有福。不经意间,我的身边多了很多朋友,纯真的小事儿充满了我的生活,互帮互助增加了彼此的默契,不苛求的得到比刻意的获取更让人欣喜,我慢慢变得开朗、幽默,多了微笑。

  有序训练—练就跑步“真功夫”

抑郁症患者吕青:3年前,跑步将我从死亡边缘拯救

  最开始我跑步,只是想发泄沉郁的情绪,锻炼快毁掉的身体。首马过后,我壮志萌发,就想看看一个从小四肢不勤的人,极限究竟在哪里。2015年开春,我觉得跟随周末训练营的飓风组训练已经相当轻松,就想找一个更高的平台去练习。像爬阶梯一般,我进入了光明乐跑的化大精英训练营。

  我刚开始加入精英训练营时很胆怯,因为光明的精英队是一个很高大上的小分队,是我仰慕的存在。那时朋友们都说:“连焖面都去化大了”。但我却总不好意思回应。幸运的是,我遇到了光明乐跑总教练田玉桥。

  田教练是个真性情的人,他把每一位队员都当成家人,该说就说。他带给我最多的就是言传身教,或者说,身教大于言传。他经常下场地给我们示范,领跑,让我们感受准确的动作和稳定的节奏。每一次在他的后面跑,跟着他的动作,盯着他的后脑勺,听着他的呼吸,就能学到很多东西。

  我是一个对跑步很用心的人,有时田哥在闲聊时会点我:“呼吸大了、摆臂不规范”,“踏踏实实练力量”等等。这些我都会回去写总结,然后想应怎么改正,怎么加强力量和辅助练习。有时没有取得进步,我就会思考原因,找出问题后,再去到处请教别人,然后将学到方法一一领悟,找出最适合自己的方法。比如,某块肌肉比较松弛,就要想办法去练习。把学到的动作都尝试一遍,哪个动作让肌肉绷紧了,这个动作就是正确的。

  田教练的妻子丽姐每次都会来化大为我们掐表、拍照、定计划。每跑一圈,成绩的上下浮动不能超过2秒;要去十三陵训练了,她会提前为我们踩点、联系住宿……这些繁杂的后勤工作,她都会一一为大家张罗好,我们只需心无旁骛、踏踏实实练习,其他一律不用想。得益于训练营的良好环境,我的半程成绩达到了1小时22分,完成了质的飞跃。

  有序的训练磨合了我急躁的心性,让我学会了快慢结合的训练方法。争先恐后的团队精神,让每一次训练如同打仗。厚积薄发,时隔一年后,我再次参加北马,跑出了2小时58分的好成绩,刷新了有史以来的个人PB。这比我刚进入化大训练营时的成绩快了26分钟,成绩的提升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在追求速度的过程中,数据的刷新让我兴奋,成绩的突破使我自信。之前的努力,在这一刻开花结果了。

  追求本心—重塑遗落的信仰

抑郁症患者吕青:3年前,跑步将我从死亡边缘拯救

  年会上吕青为大家表演节目

  跑步中,整个世界对我来说便只有跑步这一件事,单纯的心态更容易让人思维清澈,抛除杂念,在优美的节奏中达到动静的统一。

  佛家常用坐禅的方式来追求内心的平和,而我认为,跑步则是用动禅的方式来寻找内心的宁静。爱上了跑步,我会更加注重内心的感受。一是专注于技术,怎么落脚、摆臂、呼吸。另外专注于身体的感觉,例如肌肉的酸麻、跑步的韵律、呼吸与动作的舒适度等等。这些都像修炼心法一样,让身体间存在着一种内气,使我更好地回归本心。

  我常常会把跑道当做神明之位一样地去祭拜,并且很虔诚地去准备任何一场马拉松。例如首马,它可以说是我人生的第二次高考。在比赛之前的两、三个月,我总是会请教别人一些跑马技巧,并且再三确认,不断模拟。每天怎么训练的,也要及时写下,日日做个对比,以便感受训练状态。赛前一两周,逐渐减少训练强度,恢复身体准备应战。作息饮食方面,也会非常用心,准时睡觉,多吃碳水化合物含量较高的焖面,甚至还专门去做了足底按摩。快比赛时,还在想自己的参赛装备有没有备好,身体是否已达到最空灵的状态。可以说,除了高考,无论工作还是恋爱,我再也没有如此用心地准备过任何一件事了。

  我们常常说殊途同归,跑马是一个慢跑的过程,讲究节奏感。这样的哲学运用到生活上,让我受益匪浅。之前我是个慢性子、急脾气的人,不擅长心灵手巧的活儿,但是又着急为什么干不完,越急就会越乱,反而更做不好。现在我就会耐心地按照步骤来,以享受的心态去对待它们,例如做饭、写文章、教学生等等。用时差不多,但却多了一份乐趣。

  任何一件事都是有脉络的,需要一步一步推进成型,跑马是这样,性格也是一样。任何性格都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与心路历程紧密相关。跑马的经历让我相信,性格也不是一成不变,而是可以通过自我修炼,慢慢向好。跑步治好了我的抑郁症,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它让我找回了自己的信仰,完成了自我的修炼与回归。

  佛家有三世佛,即过去佛、现代佛、未来佛。举头三尺有神明。现在的我有很多不足,是因为过去的我不够努力。而未来的我好不好,则要看现在的我是否能够谦虚谨静地踏实努力。

  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以后,我们应该具有什么样的信仰?我们要活的更有自尊,更有同情心和社会责任感。怎样重塑我的信仰?每一次拼搏就为是为了让自己更加优秀,跑步就是我的答案。

[责任编辑:李爽]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