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2018-06-07 16:21 来源:光明乐跑 光明乐跑
2018-06-07 16:21:33来源:光明乐跑作者:光明乐跑责任编辑:李爽

  68岁的跑者关景学来自辽宁本溪,强调68这个数字,是为了把他与众多跑者加以区分,以此而独特、愈加闪亮。他是一名业余的马拉松精英跑者,年龄意味着须臾,意味着岁月对身体的打磨;精英意味着卓越,意味着四季更迭中的持恒训练与被汗水浸透的时间衣襟。

  年将半百,关景学决定与过去的身份告别。他开始跑步,日复一日,尝到了甜头。2004年他第一次站上北京马拉松赛道,也因此走进了为他敞开的世界。

  正值花甲,关景学来到北京,正式以业余马拉松精英选手身份崭露头角。63岁参加厦门马拉松,跑出了2小时56分42秒的全马PB。

  跑者无畏,因跑不凡。

  他是燃烧的跑者之魂,每奔跑一步,就会有全新的视野与静待的蜕变。

  1.初装的弱冠,是白色,是懵懂,也是预知的天赋。

  关景学1949年11月8日出生在辽宁本溪,这位与新中国同一年诞生的人,或许注定不会平凡。

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号称钢铁之都的本溪,是关景学魂牵梦萦的家乡

  谈到家,每个人的心口都会被轻轻击中,这个被刻印的名词,对关景学来讲也是温暖而幸福。这个包容与见证他每一步成长的钢铁之城,给了关景学刚毅的性格和怎么也不服输的狠劲儿。

  作为一张崭新的白纸,关景学接受着身边一切环境人事的浸透。在谈到“小时候发生的什么事儿与跑步结缘”的问题时,他轻微的停顿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小时候看到父亲跑步,也算借此对自己的一个影响。”说的轻描淡写,或许实则因为是天赋异禀,双腿奔跑带起的身体飞扬,因袭见到父亲跑步,也因基因捆绑细胞,早与血液相容。

  年少时期的关景学并不突出,在人群里中规中矩,行事低调严谨。从学校毕业后,他进入了当地的纺织厂,做了一名与跑步毫不相关的工人。刚开始工作,关景学被分配到了设备部,虽说他在人群中并不打眼,可做事认真、执拗,非得要一拼到底不认输。这样的他,本以为会为厂子出力,但是同部门的人态度懒散,做事随意马虎,每天上班的任务除了打牌就是养神,喝大酒侃大山,工作早被忘在脑后。这份在外人眼里吃闲饭赚工钱的“美差”,关景学偏偏看不上,他努力每天都给自己找点儿事做,哪里都捣鼓研究一下,最终还是无法违背初心,找到了合适的机会,和领导提出了要换部门的申请。领导看上了关景学身上的冲劲儿,把他调到了车间,辛苦,却能学到一门儿手艺。

  来到车间后,关景学如鱼得水,年轻人的那股子热情被调动的淋漓尽致。当时车间进了一批日本设备,全车间的人都感到新鲜,每个人都用个一两次,机器免不了出现一些故障。因为是设备部出身,关景学想铆劲儿靠自己把设备修好,也不去吃饭,就一个人生扛,费了很大的气力才终于修好了设备。车间的人觉得关景学有点儿傻,偏得自己去做,可他却觉得高兴,因为总算做成了一件事儿,可算给自己的初心一个交代。

  第一次真正与跑步结缘,还是在工作后。当时厂子组织了一场运动会,车间里没有人报名400米,大家都缩着不肯上前。在此之前,关景学并没有认真跑过步,用他的话来讲,就是“在那之前都不知道什么是跑步。”他犹豫着没有主动报名。眼看运动会临近,车间主任找到他说,“小关,我看你就行,你去跑吧。”就这样,带着一脸的懵懂与骨子里的狠劲儿,关景学跑了一个第一回来,实打实的与跑步展开了第一次正面相交。

  做事认真严谨,有言必行,动心忍性,有始有终,外加骨子里不服输的狠劲儿,强烈的上进心与自我认同感,这一切的品性操守,有序而持久的打磨着关景学的人生,在未来二十年后的时日中,延迟却深刻的作用于他年深日久的马拉松训练。

  2.觉醒的不惑,是绿色,是抽芽,也是出新的锋芒。

  1997年,关景学的身体出现了不适感,人已中年,他却不想就这么步入无所作为的阶段。或许是注定要与跑步牵绊,关景学选择了跑步作为锻炼身体的一种方式。刚巧厂子旁边有标准的400米操场,每次下班,他都先去跑一跑再回家。

  当时的本溪,乃至放眼整个中国,有意识跑步的人很少,无须赘述有组织、有秩序的跑团。“命里有时终须有,”当地的一家跑团刚好利用操场进行日常训练,关景学每天就跟着他们跑,刚开始被他们落下很多,过了半年,他已经能自如的跟上跑团的训练内容,身体也好转了不少。一次休息时,关景学坐在操场旁,跑团的教练和他搭话,第一句就是,“你来和我们一起跑吧。”

  也是这一次的邀请,关景学真正的走进跑步的世界,开始了自己业余的跑步生涯。作为觉醒后的中年跑者,他珍惜与坚守每一次的训练,与跑团里的人相互鼓劲儿,因为跑步,人变的单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模式简单而平和,每个人都奔着跑步的目标,“壮心未与年俱老”。

  不跑步的时候,关景学就去爬山,本溪的山多,他选择离家近的一座,有事儿没事儿就爬一次,练速度、练耐力、练心气儿。

  并没有多余的目的,事情因为简单而美好,关景学通过爬山掌握了正确的呼吸方式,懂得了如何跑才能保护膝盖,懂得了更省力的上下坡技巧。命运暗自掩埋了他生命中的多次伏笔,处处相连,紧密扎实,细密的串起关景学看似平凡的生活,注定日后犹如一次火山喷发,不论朝夕,不曾停歇。

  与跑团的人相处久了,2001年,有一个跑友推荐关景学跟着他一起去参加泰山国际登山节,他想都没想,一口应允。比赛当天,跑友指着前面的一个男人,“他很快,你只要跟住了他,拿名次就没问题了。”还是年轻气盛,关景学打量着令跑友敬畏的人,看起来和自己别无二异,仗着自己在当地跑过好成绩,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比赛开始的前半段,关景学拼劲全力,咬牙紧跟,可渐渐地,身体还是吃不消,最终在后半段跟丢了那个很快的人,只拿了一个第四名。谈到这里,关景学亮着眼睛,轻微眯起,“也感谢那场比赛,我见识到了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参加登山比赛的关景学

  登山比赛结束后,关景学回到本溪,没拿到预期名次的他并不气馁,反而庆幸,目标再一次被冲刷的清晰,人也更加执着而单一。再后来,随着训练的加重和更科学的系统,他有了更具体的一个目标,“跑一场马拉松。”

  2004年,55岁的关景学站到了北京马拉松的赛道上,第一次跑全马,关景学有冲劲儿没经验,有天资没技巧,却跑出了3小时1分40秒的好成绩。虽然并不是个人PB,可他却并不觉得遗憾,毕竟事情刚刚冒头,作为一匹“新马”,关景学闯进了这个世界,锋芒逼人,无所畏惧。

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2004年,第一次参加北京马拉松的关景学

  零四年从北京回来,没出几年,厂子因为经营不善倒闭。当时女儿刚到北京发展没多久,正处在需要事事用钱、砸实基础的阶段。关景学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女儿,一咬牙,为了赚钱,放弃了本溪舒适的生活,一个人来到了鞍山打工,默默地扛起不应让女儿担忧的天。

  已近半百的关景学,不挑工作,只求找个出钱更高的地方。与纺织厂的工作不同,那时的他每天都很累,有时披星戴月,无人倾诉,只剩下跑步。一次照例下班,关景学依旧跑出单位大门,却被看门的人拦下。“你每天都下了班跑步,第二天还有力气干活吗?”看门的人满脸不解,在普通人的眼中,每天辛苦工作后的最大奖赏应该是赋闲在家,积蓄力量,好能隔天更好的工作。

  “这你就不懂了,你不跑,所以你不知道。”关景学笑笑,没有多余的解释,对于不懂的人,说再多也无济于事,在普通人的眼中活成另类,才会因此不凡。或许在当时的关景学眼中,活着,就是跑起来,义无反顾,就是即使日出触不可及,即使身心疲倦,还有双腿可以跑到山巅,众揽苦心后的风景。

  3.进击的花甲,是红色,是迸发,也是锋利的亮剑。

  2009年,女儿在北京日益稳定。关景学回到了本溪老家。彼时,老伴儿只身一人先来到北京,为因工作繁忙的女儿照看外孙女,减轻生活压力。在一次家庭谈话中,女儿劝他也来到北京,一家人聚在一起,才更有家的温情。

  大半生的经历都与本溪相容,双腿与每一条街道紧密贴合,甚至都能分辨出日出日落的光线微差,心跳的频率与钢铁轰鸣的节奏紧贴,整个人都与这座城市密不可分,更别提带自己进入马拉松的跑团、每一个照面的家乡人、甘苦与共的朋友与跑友……只有在面临抉择时,总会在最后的时刻发现珍惜的事情,可在这些面前,关景学还有一个身份——父亲,在父爱前,日月可同升同落,时空亦可畏葸不前。

  同年,关景踏上了前往北京的道路,而也正是这个选择,这位60岁依旧要和年轻人“试比高”的花甲之人,真正开始亮出了自己这把锋利的剑,明光烁亮。

  来到北京后,关景学除了照顾外孙女外,因为陌生的邻里之间,没有相识的老友交谈,他沿袭了自己的老本行,来到了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一个被跑步爱好者称作圣地的公园跑步。刚开始跑时,他总是一个人,按照曾经的训练方法,继续严苛的要求自己,可跑步毕竟是一件孤独的事情,关景学常常会想,“要是我再遇到一个跑团就好了。”

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67岁,依旧在奔跑的关景学

  09年的一个周末,他照例去奥森跑步,遇到了一群穿着相同上衣、格外有序的团体,他们跟在一个男人身后跑着,团队内氛围融洽,每个人相互鼓励,似乎跑步不是一种攻坚,而是一种享受。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击中了他,来北京后积聚的孤独感与陌生感全部消散,异乡中的熟悉氛围让他想到了自己曾经的跑团,一下子拉近了自己与北京、与跑步的距离。

  第一次照面,关景学并没有冒然上前,反复碰面多次,又暗中了解后,他才主动和领队的男人交谈,表明自己想要加入的想法。听明来意后,男人爽快的答应,他告诉关景学,这支跑团的名字叫“光明乐跑”,他的名字叫,田玉桥。

  作为跑团的最年长者,加入跑团后的关景学受到了无数人的敬仰与关切,在跑团中,没有明确的身份划分,彼此相处的模式依旧单纯,他迅速的适应了这种方式并且寻求到了强烈的归属感,在田玉桥教练的带领下,他恢复了系统且有针对性的训练,逐步的把丢失的感觉找了回来,随后,他萌生了自己的目标,要再继续跑马拉松,不是一场,而是每一年都要跑。

  根据切身的训练计划,关景学在2011年以后不断地刷新自己的记录,时至今日,他一共跑了27场全马,5场半马,在每一场他都力求快一点,更快一点,自己奔跑的姿势更专业一些,呼吸更轻松一些。

  2012年,63岁的关景学实现了个人PB,2小时56分42秒,成绩一出,身边无数的跑友为他鼓掌、竖大拇指,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瘦弱的年长者,竟然跑出如此惊人的成绩。

  岁序更新,当他再次站到北京马拉松赛道上时,除了头发花白一些,与55岁时的自己别无二样,历史被强者轻易碾压,与60多岁的他共同奔跑的,还有那个年轻气盛的曾经,只不过这一次,他跑出了3小时零5秒的成绩,风轻云淡的站在终点处,对着过去的自己挥了挥手,是一场告别,也是一次感激的致敬。

  顺着时间的灰线进击,2014年的北马,关景学3小时02分46秒完赛,位列60岁一70岁组第一名;2015年因为伤病,出击北马的他以遗憾的3小时18分的成绩完赛,位列65一69组第二名;云开见日,2016年的关景学风生水起,连续的北京马拉松,秦皇岛马拉松,北京长跑节,鸟巢半马,他通通轻松自如的拿到年龄组第一名。水到渠成的,关景学成为了北京跑圈儿不得不提的人物,是任何“新马”提到都会挺直腰板,心生敬意的人物,而关于他和他的跑步,依旧生生不息,永不磨灭。

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2016年,无锡马拉松终点处,关景学得到了个人的释放

  提到令关景学印象最深刻的马拉松,不是创造自己个人PB的厦马,而是自己面临滑铁卢的2015年的北马。

  2015年,一直没有伤痛困扰的关景学突然出现了足底筋膜炎,这让他每天都疼痛难忍,焦虑不堪。为了即将到来的北马,关景学想增加训练为再次创造个人PB,可连走路都产生疼痛,无须赘述大量且有冲击性的严格训练。

  北京马拉松的赛道并无太多困难,对于一般参赛选手来讲,拼耐力和速度即可完赛,但这一切对当时的关景学来讲,万事都是乌云压身。在踏上赛道前的无数个日夜里,他都数次质问自己到底是否能顺利完赛,心中不停的反驳又再次燃起希望,最后的决定是,上!哪怕走也要完成。

  可实际的痛感远远超越了关景学所能忍受的程度,他多次产生要退赛的念头,却没有拗过身体的惯性,继续放慢速度向前跑。在赛段的后半程,这一次,他终于是停了下来,疼痛侵占了他身体的细枝末节,就连毛细血管也能感受到颤抖。想要退赛如此轻易而简单,只要再走几步就可以结束这场漫长的折磨,可这位连血液都敢对抗重力的东北男人,在理智的最后关头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家人,那几张每次在终点都会翘首期盼看到自己的家人面孔,是说起来都会因自己为荣的家人,就在不远处的终点,苦苦等待,他们的焦虑与担忧,一分也不会比自己的少。

  就这样,在最痛苦的时候,心里想着自己的家人,全力克服伤病的困扰,一点一点,速度慢一些,在紧邻终点的人群中,关景学看到了对自己大声鼓励的可爱外孙女与挂着满脸骄傲的家人。能与一切消极对抗的,是爱,是无尽的、融进血液中的爱。

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2015年,被伤痛困扰,却依旧坚持的关景学

  4.回归的老年,是黑色,是坚守,也是显露的温情。

  关景学有个小习惯,每次跑完比赛,都会第一时间给家人报个平安,哪怕是在北京的比赛,家人就在观众席,也要尽快打个电话说一声。“习惯了,”在采访时,关景学笑了起来,眉头舒展,眼睛眯起来,“踏实。”

  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关景学也不喜欢看电视,就喜欢看看手机,翻翻朋友圈的动态,关注下哪个跑友又跑了什么比赛,成绩怎么样。在我写这篇稿子的前两天,正是精英训练营某位跑友的生日,一大早,关景学就在群里发了一句祝福,“祝赫威,生日快乐。”最简单的生日祝语,质朴却贴心,能轻易牵扯到现代人敏感脆弱的神经,这位与时间对抗的、不肯认输的老者,用他坚守的老派规矩,触碰着这个现代繁琐而又简单的世界。

  翻看关景学的朋友圈,你能一目了然的了解到他的训练与比赛信息,简单的照片介绍,跑前跑后的合影,奔跑时别人给自己的抓拍,他都不遗不漏,细心的记录下来。用百分比来划分他的生活,跑步占据50%,与家人的温情相处是剩下的一半,而在这儿一半中,那个可爱漂亮的小外孙女儿的照片占据了绝大部分位置。

  “北京下雪了,带外孙女儿出来看雪。”

  “女儿交代了要把外孙女儿的照片挂到墙上,完成任务。”

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带外孙女儿出来看雪的关景学

  生活的记录不一而足,外孙女儿也从小小的娃娃变成了喜欢跑步的小姑娘,“就爱跑步,一到地上就跑。”“还会拉着外人到我家里,说我姥爷特别厉害,跑步第一!”关景学提到外孙女儿,疼爱从眼睛中一览无遗,嘴角的笑意渗入皮肤,就连语气也不由自主的温柔起来。

  在参加一次马拉松前的晚上,关景学发现自家的马桶堵住了,想到女儿第二天起来会很不方便,他一个人找工具捣鼓,硬是修到了深夜才修好。躺在床上已经快凌晨2点,逼迫自己快速入睡,草草睡了3、4个小时就动身准备比赛,尽管身体疲倦,睡眠不足造成大脑有些延迟性疼痛,可在随后的比赛中他还是跑了年龄组的第一。

  “不弄怎么行啊,我闺女上班早,我怕她着急。”这是来自最普通不过的一位父亲的回答,是每一位父亲都会尽心为孩子做好的事情,再紧迫,孩子第一,其次才是自己。

  曾经参加完厦门马拉松,老伴儿不满的和关景学抱怨,“以后你去哪儿,都带着我一块儿。”老伴儿曾在当地专业的舞蹈队跳舞,喜欢到处走走看看,奈何女儿的需要,只能放弃自己的兴趣,为了女儿全心投入到另一场漫长的陪伴中。

  念到老伴儿的付出,关景学也是充满了感激,“我就和她说,以后你想去哪儿,我就报当地的马拉松。”谈及平日里的爱好,“也没啥,就喜欢和老伴儿逛街。”脱口而出的生活细节,不用考虑的生活兴趣,这些与生命最本质的爱相连,投射到这个看上去依旧年轻的老者身上,像云漂泊了九万里,却不曾停歇的坚守与时移事去后,依旧相濡以沫的温情。

  再把生活具体,压到油盐酱醋茶中品味,关景学的手艺还有他做的馒头,暄腾松软,每次去老伴儿的妹妹家串门儿,他总会提前做好多余的,装满两个袋子,只因被对方夸馒头做的好吃,跟老家里的味道一样。

  5.平凡的匠心,是蓝色,是平静,也是梦想的姿势。

  从本溪到北京,从纺织工人到精英跑者,跨越弯曲的距离弧度,正如关景学跑步时习惯性向下看的姿态,正好是与梦想最为接近的方式。从1997年正式跑马拉松,朝来暮去已有20年的时间,20年足以成就一个人最终的生命态势,亦可以就此按住前进的脚步,踟蹰不前。显然,关景学选择了一条最艰难,却也是只要付出就有回报的老派手段,围绕着一颗匠心,年久日深的不断打磨着自己。

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2016年,参加鸟巢半马的关景学

  在加入了光明乐跑以后,关景学每天都会在微信上收到陌生人的好友请求,大部分是年轻人,还有一些上了年纪的,想探讨跑步方法的。在这其中的年轻人,因为震惊与仰慕,把关景学视作励志传奇的不在少数,“很多人我都没见过,就在微信上说一说。”在谈到“您怎么看自己在年轻人中的影响”时,关景学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觉得挺骄傲的,没想到平凡了一辈子,到最后还老出了价值。”

  跑了二十年,再遇到任何事情后,从来没想过退缩的关景学,凡事都想着去闯一闯、做一做,“这大概是跑步带给我的最大礼物,坚持不放弃。”2017年的4月,关景学即将飞到波士顿,参加世界六大马拉松之一的波士顿马拉松,他因为优异的成绩拿到了60岁以上年龄组的参赛资格。在收到组委会寄来的邀请函后,关景学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状态,“我今天早晨收到,美国,波士顿马拉松邀请函了,积极参加冬训迎接2017年的比赛。”

  藏不住的激动与只有年轻人才有的一种积极心态,在这位已经68岁的老者身上,年轻依旧被保存的完好无暇,甚至被侵蚀的外貌只是一种掩饰,他还是当初那个,一心想要跑的快一些、再快一些的中年人。

  “我请别人帮我查了一下,这个年龄组去年的第五名是三个半小时,我想我跑得再慢也能跑进前五名了。”关景学之所以对这场比赛如此执着,只是因为在此之前,中国并没有一位60岁以上的跑者跑进这场马拉松的前五名,他想做中国第一人,“让老外见识见识中国人的劲头。”

  “很多人都问我平时怎么吃,我说就正常吃,没什么特别的。”在关景学看来,跑步不是玩儿虚的,不是晒晒公里数,吃个健身餐,买多贵的装备养起来的运动,而是一种实打实的,要从心底爱起来才会真正懂得享受的运动,是最原始的人类本能,奔跑起来时那种愉悦的最初状态。

  跑步于他从来不是目的,而是一种生活的状态,是作为人的符号,是让人敢笑敢闯的根基,是让人不再害怕、不会麻木的祈愿。

  “慢点儿就慢点儿吧,我现在也能接受别人超过我了。”68岁的关景学笑的坦荡,现在他的目标又变了,只想在70岁以内的全马成绩保持在3小时10分以内,半马保持在1小时30分以内,在每年不同更迭的城市中,能在保持状态的基础上,能超越自己一次,就来一次全速冲击。

  直到哪一天呢?他也说不上来,怎么也不去想未来的关景学,只想关注眼前,关注现在每一次能奔跑的自己,在意每一次全力加速后那种身体发轻、头脑愉悦的最高奖赏,是身体对永不放弃的自己的犒劳,是哪块奖牌也不能比拟的嘉勉。

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四季更迭,不变的依旧是那个化大训练场与每天奔跑的他们

  在采访的最后,关景学的语气轻松,眉眼舒展,当天正是北京依旧的雾霾天气,我们站在他最熟悉的化大训练场,听着他平静地讲述,正巧有风吹来,他的白发倏然挺立,又轻轻地服帖下来。最近北京的空气又不好,他有些担心,只希望过完年后的二、三月份天气好点儿,自己好能全力训练,以最好的姿态完赛波士顿马拉松。

  让我们一起等待这位传奇的凯旋归来!

[责任编辑:李爽]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