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少三:传承撂石锁等项目 场地局限是首要问题

2018-07-11 17:01 来源:光明网-非遗频道 
2018-07-11 17:01:10来源:光明网-非遗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彭扬

  光明网讯(记者彭扬)自今年6月“年华易老,技·忆永存——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作成果展映月”系列活动启动以来,已有约2千名观众在国图影院观影。7月6日举办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首批优秀成果推介会”上,几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的到来令活动精彩纷呈,90岁高龄的沈少三让徒弟们展示了撂石锁的武术功力,并就撂石锁的传承发展现状进行了主题发言。

  以下为讲话原文:

  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撂石锁的代表性传承人,我叫沈少三,今天能有机会参加这个活动,受到了我们的领导鼓励和指示,受到了各位同仁的介绍,这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帮助,我感觉今天能来到这,那是我的一生荣幸,我感谢大家。

  这个石锁,我们国家有着五千年的历史,是一个古老而闻名的国家,我们的先人,在这个历史长河当中给我们创作了很多文化优秀的遗产,至今还传流到社会。这个石锁是在我们国家过去有考文状元,但也有考武状元的,那就是考武举,在考武举当中,有五项项目必须参考,这五个项目是什么呢,就是说弓、刀、石、马、步剑,就是马上射箭、陆地射箭,弓就是拉大弓,杂技团里演拉大弓耍大刀,这个弓,要拉弓怎么样计算力量,它分劲,一个劲是十斤,我拉这一个弓,一个劲十斤,俩二十,如此上推。拉这弓就提高了你拉弓的力量,那么你要射箭,当然力量就大了,力量大了射程就远了,就提高杀伤力了,所以这是弓。

  刀就是耍大刀,这个刀和咱们练武术的刀不一样,这个刀,刀头、刀杆、刀攥是一样长。这个跟个人的功夫,越重越好,你练100斤,我练120斤,你力量大了,你打仗的时候就能拿得住,就更有效。

  石就是石锁,石担,石锁顾名思义,就是用石头刻制成的一个老锁,还有石担,咱们北京叫双石头,就是一根木杆,这边有一个石头片,那边有一个石头片,一个木杆把它举起来,还能练各种花样,它又近似现在的杠铃、哑铃、壶铃,但是哑铃、壶铃是现在引进来的新器件,可是我们的石担、石锁有着上千年的历史,这是我们先人给我们留下来的健身的器材。

  所以到现在,这些东西还得以发展,从现在看,我们搞这个抢救工作,非常紧要,非常即时。因为这些从事功夫的老人,不仅是练石锁,都是一些老年人。拿我来说吧,我今年都90岁了,那么我要去传承,用我一句话,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也想教小孩,可是我教的时候,我不能做示范动作,过去说百闻不如一见,你光跟他说怎么练他难以理解,你给他做俩动作,他一看马上就理解,这个很重要。

  所以在我教学当中就遇见了这些困难,另外我个人感觉,拿我来说,我现在在郑州教一些小孩,在我的教学当中,我感觉有困难,第一个困难,现在都是为了城市的卫生,空间的污染,都改成地面硬面化,种树种草,可是哪还有一个比较松软的土地。我开始练的时候,在我们河南省体工大队的一个田径场里头,那有松软土地,我们就跟那,后来这个地方要改建,这一改建最后把地面都硬化了,就没法练了。

  像这些问题不好解决,依靠我自己没法解决,必须靠领导,因为我教这些小孩不要钱,我退休以后,我有的老朋友,还有我的徒弟,他们说老头,别把你的功夫都带走,你得往下传,这样吧,你办个孙子班吧。我就教小孩,我跟他们说,你要让我教小孩,第一条别给我钱,我不要钱,你给钱我不交,第二条我万一哪不得劲了,或者有什么事了,我就不教。还有一条,你们想练,你的摔跤衣,你的绳索你们自己去买,我不管,我不沾钱。还有一条万一我在教学当中这石锁碰一下砸一下,摔跤踢一下,拧一下怎么办,个人负责,我说我可管不了。再一个,我给他规定有一条,入学必须先填写入学通知书,我这上说的很清楚,你同意你签字,你就练,你把电话留下来,我就教你们练,所以这个班办下去。

  后来,《大河报》听说我教小孩不要钱,说现在哪有不要钱交的,人家补课也好,都交钱,你怎么不要钱,他不相信,他就到了现场,通过家长通过学生一了解,说确实不要钱。人家老头不但不要钱,一个下午教俩钟头,一口水都不喝,你想给老头买瓶矿泉水,老头都不要。他在《大河报》上登了一下,就引起了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的记者,这个人也喜欢武术摔跤什么的,他就围绕着我家周围找,找有没有合适的场地,后来在我们门口找到了一个经济贸易学校,他们那里有场地,那个校长又是一个爱练武术的人,那个校长说行,礼拜天来吧,礼拜天我们这也不上课,让他们来这练,就这样我们又到他那去练。

  后来我们文化馆知道了,知道以后就找我,说规范一下,你每天每一次练课,每一次上课写成教案,另外让参加练的小孩,亲自签名,然后把联系电话也签上,每一堂课你要照三到四张教学的照片,把这照片发到他们的微信上。到了月底,把我学生出勤登记表再交到他这,这样一来使我们的班比较正规了,不是好像在公园在哪教俩小孩打打拳踢踢腿的,不是这样了,这是有组织、有领导的下去,我感觉我们这样的话,我们这个班办得很好。

  现在有些家长,我们一到练的时候,家长就去了,还帮着我们打扫场地,铺层垫子,帮着我们拿石锁等等,我们练完的话又帮着我们收。我感觉,如果你要跟他要钱不会有这种场面,因为我们不要钱,大家共同一个目标就为了练好石锁,练好摔跤,所以大家有这么个共同心愿,通过摔跤、石锁把我们凝聚下来了,如果你要跟他要钱,就跟买菜似的,这白菜多少钱,一块钱一斤,五斤我给你五块你给我白菜,完了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咱俩一点感情没有。

  但是现在不要钱,小孩也乐家长也高兴,每天场面特别热闹,小孩不好好练了不听话了,家长就说爷爷让你练怎么不好好练呢。还有的时候小孩一偷懒他爸爸过去,他妈妈过去说你得练,你马步没蹲下去,你得蹲下去。所以这样无形中当了我的教练,他家长也练了,还有一些家长看我们练,家长也跟着练上了,这样就使得我们的项目得到了很好的发展。人家说沈老师你不要钱咋回事,我说我就不要钱教小孩,让他跟我好好练,他现在十岁,如果他能跟我一样活到九十岁,到那个时候我爷爷教过我撂石锁,我爷爷教过我摔跤,他无形中又把咱这非物质文化遗产向后至少又推八十年,这样一来就使得我们文化遗产向下传,说到这里,我就感觉我们现在搞这个文化遗产的抢救工作非常重要,使得广大群众高兴,大家一听好,大家都练,我们的文化遗产就传下去了。

  所以,我个人感觉,个人努力,组织上的帮助,使得我们这个活动能够更加深入的开展起来,因为现在你拿我来说,我现在只能跟小孩说一说,你练个腰,你练个背,你练个抬腿,只能这样说一说,但是我不能练石锁,那石锁二十斤,我抬腿我弯腰,我一抓石锁我也站不住了,我也趴下了,所以我现在只能是口传,不能做示范动作,所以这就是现在教学当中的困难。

[责任编辑:彭扬]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