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南海子作为辽、金、元、明、清五朝皇家猎场,元、明、清三代皇家苑囿,是明清皇家园林理政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悠久、内涵丰富、地位特殊。为全面系统地梳理南海子历史文化,补充首都南部历史文化的研究,丰富古都文化的内涵,推动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2018年12月8日,以“溯京南文脉 传古苑风韵”为主题的首届北京南海子文化论坛在北京大兴区龙熙维景会议中心举行,与会的北京南海子文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专家们将围绕南海子历史文化进行深入研讨和交流。光明网将对本次论坛进行全程直播。

首届北京南海子文化论坛

走进南海子所在区大兴 点击图片观看视频

  南海子历史溯源

  南海子的形成和发展与我国北方的几支少数民族的兴起有直接关系。它是在北京逐渐发展上升为封建王朝统治中心的过程中,为了满足帝王的娱乐和狩猎活动的需要,逐渐演变成封建王朝的一座皇家苑囿的。

首届北京南海子文化论坛

南海子公园

  辽

  南海子的历史可以上溯至辽代。中世纪初,西辽河上游的一支少数民族--契丹族崛起,建立了大辽王朝。契丹是源于东胡鲜卑族的一支游牧民族,俗善骑射,以游牧、狩猎和捕鱼为业。辽定南京(即今北京)为陪都之后,南京郊外一带便新辟为“春捺钵”的场所。但当时游猎的主要场所不在今南海子一带,而在今通州区张家湾以南的大片湖沼地,时称延芳淀。

  金

  1115年,活跃在松花江一带的游牧民族--女真族建立金朝。金灭辽后,于金贞元元年(1153)迁都燕京,改名中都。金主完颜亮经常率近侍猎于南郊,并在中都城南修建了一座行宫。由此可见,金代时中都城南郊已成为封建帝王狩猎的重要场所。“围场”之设,即为古代北京地区最早的皇家苑囿的雏形。

  元

  13世纪初,我国北方的又一支游牧民族--蒙古族日趋强盛。蒙古忽必烈建立元朝后至元四年(1267)在金中都旧城东北营建大都。由于蒙古族历来重视骑射,在大都(今北京城)南郊湖沼处多设猎场。当时,由于古永定河主流已经南移,地表迳流的变迁也极大地改变了古代北京地区东南部的自然景观,很多湖沼都被称为“飞放泊”。所谓“飞放”,是指在湖沼纵放鹰雕、海东青捕杀鹅雁的狩猎活动。这种活动到元代更为盛行。今南海子一带湖沼因距大都城较近,故名下马飞放泊,至大元年(1308)立鹰坊为仁虞院。又在下马飞放泊筑晾鹰台,建幄殿。”城南二十里有囿,曰南海子。方一百六十里。海中殿,瓦为之。曰幄殿者,猎而幄焉尔,不可以数至而宿处也。殿旁晾鹰台,鹰扑逐以汗,而劳之,犯霜雨露以濡,而煦之也。台临三海子,水泱泱,雨而潦,则旁四淫,筑七十二桥以渡,元旧也。经过一番营建,下马飞放泊已经初具规模,成为元大都城南供元朝统治者游猎飞放的一处苑囿。

首届北京南海子文化论坛

代元朝灭亡后,下马飞放泊曾一度荒废。明永乐十二年(1414)永乐皇帝朱棣下令扩充元下马飞放泊。四周筑土墙,辟四门,即北大红门,南大红门,东红门,西红门。”南海子在京城南十二里,旧为下马飞放泊,内有按鹰台(即晾鹰台)。永乐十二年增广其地,周围凡一万八千六百六十丈。中有海子三。以禁城北有海子,故别名南海子。“明永乐帝迁都北京后,每年都要在南海子里进行大规模的狩猎和练兵活动。其后100多年间,明代诸帝在南海子内大兴土木,先后修筑了旧衙门提督官署、新衙门提督官署以及关帝庙、灵通庙、镇国观音寺等建筑。并按照二十四节气修建了“二十四园”,派千余名海户放养和守护苑中禽兽。明正统帝、成化帝、弘治帝、正德帝、嘉靖帝等也都经常出猎于此。经过明代历朝的多次营建修缮,南海子已经成为北京南郊著名的皇家苑囿。苑内百草绿缛,群卉芳菲;禽兽鱼鳖,丰殖繁育;麋鹿黄羊,出没其间。每到秋季,晴云碧树,果红叶黄,别有一番特色。被称为“燕京十景”之一,其名曰“南囿秋风”。

明朝隆庆年间,南海子因年久失修,日渐衰落。明代后期的南海子,已是墙倒兽散、盗匪出没的一派凄凉景象。

首届北京南海子文化论坛

团河行宫

公元1644年,清入主中原,重修南海子,更名南苑,先后增5门,设13座角门,修建了旧衙门行宫、新衙门行宫、南红门行宫、团河行宫4处行宫,德寿寺、宁佑寺、元灵宫、永慕寺、宁佑庙等20余处庙宇,面积达216平方公里。南苑中湖沼如镜,林木葱茏,鹿鸣双柳,虎啸鹰台,生机勃勃,与紫禁城、“三山五园”遥相辉映,是清中前期的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

图文直播
间隔 手动刷新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