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似又绝不似"写意花鸟画背后的尴尬

中国传统笔墨中的写意精神似乎在当代面临困境,写意画看着简单,实际上对画家的综合能力要求很高,比如书法和诗歌,写意或者写意花鸟,是最能够传达或贮存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部分。“写意”要立足于对物象的精微观察,艺术家由此产生一种富有情绪的“视觉记忆”,意在笔先,才能一气呵成,达到“绝似又绝不似”的“真画”境界。这条路,看上去容易,实则艰辛,还不容易出成果,但有趣的是,民间学习写意画的热度却很高。民众似乎普遍认为,写意画的门槛是最低的。毋庸提老年大学中汹涌的“写意”大军。虽然在很多艺术家看来,老年大学版的“粗疏率意、制作简单”的所谓“写意画”,与其说是对写意画的复兴,不如说是对写意画的严重“伤害”,因为它完全误读了写意画和写意精神。

传统语境缺失 写意花鸟老气?

中国传统笔墨中的写意精神似乎在当代面临困境:学院主流的展览,与写意渐行渐远;而从少年宫到老年大学,写意的人群却非常巨大,但又流于粗糙泛滥之嫌而被专业人士所诟病。在很多人眼里,写意画尤其是写意花鸟画,已经成为老气、迂腐、因循守旧的象征。

从万物的角度看花鸟画范畴

花鸟画在古代传统里面形成了格物传统,经常被认为是玄虚精神的发源,对物与我的反思。这样的一种认识,包括我们以往对写意的认识,在20世纪上半叶成为一个巨大的靶子。今天,对于学院式的、写意式的教育存在当代焦虑。

继承花鸟画优良传统 延续中华艺术文脉

研讨会上,专家们积极分享各校关于中国花鸟画的教学理念和经验。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教授刘海勇表示,近年来,学生的写意画多关注自身情感,较少关注家国人文情怀。为此,该校除要求本科学生掌握各种绘画技术技法外,还要从中国画的艺术规律入手,加大人文素养课程比重,增加基本功的日常训练。

最新报道

韩璐:谢赫六法的正序和倒序

学习花鸟画艺术的人要去学一些素描,甚至要去学一些西方绘画。我们没有必要先把自己的大门关起来,然后说自己怎么好,其实总体来说都是大绘画的概念。

教授薛永年谈花鸟画:以开放的态度调整观念

在花鸟画的宝贵传统里,有些内涵还是有待于进一步挖掘的。我们应该以开放的态度,调整观念,以西方思维进行中国画问题的判断。

灼灼其华——画里画外说桃花

桃花坞、桃花渡、桃花债、桃花劫、桃花扇、桃花眼……这情字,专一了如桃花般纯美,泛滥了又如桃花般俗艳。中国美学意境讲求酒饮微醺、花看半开,讲求以少胜多,浓不及淡,讲求发乎情止乎理。

评论

没有书法基础写意花鸟画就画不了

花鸟画跟书法是最紧密的,因为它的这种形式是从书法里面派生过来,书法之所以成为艺术,不是书法它是或者不是工具的问题,它后面承载着的是文化的精神、人格的表现,是人品格的要求,它之所以能成为艺术,它是承载着人的喜怒哀乐。

中国画学科靠师徒制会被小众化

如果没有高等美术学校的管理模式,中国画学科如果仅仅靠师徒制,必定就被现在势不可当的工业文明以及现代文明所影响,可能不会消灭,但是可能就被小众化。

花鸟画要按自身规律发展

花鸟画是中国画中很重要的一个学科,它的重要性在于花鸟画的地位从独立成为学科之后,虽然有所争论,但是在传统的观念基础上不断地发展、不断地创新,所以在整个绘画艺术当中是很惹人注目的一朵奇花。

中国画创作描摹岂能成为时尚

近年来,单纯依赖照片,中国画创作无原则地描摹照片,成为一股不好的风气。使得当代中国画创作偏离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正确轨道,单纯依赖对“表象性”的照片进行描摹,忽略了主观独特感受,远离了生活的本真。

相关新闻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