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改变了什么

  继《外卖,正在毁灭我们下一代》的讨伐檄文刷屏后,有媒体报道,“外卖三巨头”被诉,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已正式受理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起诉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的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外卖,改变了什么?

外卖兴起之后  

是谁把外卖小哥逼成了厨师

时间重要还是用户的体验重要?是外卖小哥这一群体的生命重要,还是一家企业的利润重要?抢占市场重要,还是维护社会安全重要?若外卖平台不能厘清这些问题,外卖行业野蛮生长的模式不去发生改变,那么外卖小哥的安全问题终将不会得以解决,当然外卖订餐行业也将不能理性发展,企业做大、行业增长、社会价值提升也不会同步前行。

“明厨亮灶”应成餐饮业标配

无论从企业伦理,还是从方便监管的层面看,开放后厨都不仅仅是作业流程的变化,而是关系到食品安全社会治理的大课题,理应给予足够的重视。不然,动不动从后厨拎出一只老鼠,则公众只能在一惊一乍中永无宁日。

半份餐的善意还应有刚性的保障措施

中国人每年在餐桌上浪费的粮食价值高达2000亿元,仅餐饮业一项,我国每年就要倒掉约两亿人一年的口粮。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浪费的粮食足够5000万人吃一年。造成浪费的原因综合起来,不外乎面子观念作祟、敏感的卫生观念、奢侈的公款消费、狭隘的销售策略等。

相关环境成本

外卖环境成本如何控制

这个系统可由政府、外卖平台、餐饮店、订餐者共同参与。比如,外卖垃圾回收利润较低,市场积极性不足,政府部门有必要对市场进行引导,提供相应的补贴;对于在家订餐或者具备盛装外卖食物条件的订餐者,外卖平台可通过设立价格协调机制,倡导订餐者使用非一次性餐盒送餐;在外卖使用量大的区域,可尝试设置专门的外卖垃圾回收点,便于后期专门回收。

“一次性餐具必须付费”又能怎样

也许,真正需要纠结的,并不是该不该推行“一次性餐具付费使用”。因为,显而易见的道理是,既然一次性餐具的使用者制造了额外的垃圾、增加了环境负担,那就有理由为此“埋单”。真正需要厘清的是,这笔由一次性餐具所产生的“费用”到底该如何分配?换而言之,这笔钱是留置于餐饮单位而直接成为企业收入,还是继续向上流动而转化为公共部门的环境治理资金?对此,必须事先给出周全安排才是。

告赢“外卖三巨头”,我们就懂环保了?

环保观念的短视狭隘,使人们看不到自己在环境链条上的位置,以及与上下游的关系。有时候,我们只是迷恋于抵制式的环保逻辑,寄望于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一劳永逸解决环保问题,以至于忘记了环境保护是个需要耐心和精耕细作的宏大工程。

图片新闻

餐盒堆成山塑料回收难

外卖业务的爆发造成了餐盒的过量使用。有环保组织研究分析了100个外卖订单发现,平均每单外卖会消耗3.27个一次性塑料餐盒/杯。这意味着,目前中国互联网订餐平台上,每天使用的塑料餐盒超过6000万个。与此同时,目前中国还没有形成完整的回收体系,塑料餐盒作为低附加值回收物,难以进入再生资源回收渠道。即便消费者主动将塑料垃圾分类,由于回收体系不完善,环卫车在运垃圾时,也有可能把各类垃圾混在一起拉走。

外卖配送成为伤亡率高职业

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统计数据显示,上海市送餐外卖行业每2.5天就有1名外卖小哥伤亡。中国外卖市场用户规模已达6亿,每周最少有4亿外卖飞驰在大街小巷,是外卖小哥撑起了中国千亿级规模的餐饮外卖市场。为了一单7块钱成为亡命徒,值得反思。

网络订餐配送箱有了消毒标准

2017年7月13日,网络订餐成为不少人每天都要接触的事物,但是网络订餐的卫生状况一直被市场所诟病。近日,网络订餐行业首个配送箱消毒标准在中国烹饪协会团体标准发布会上向外公布,对外卖配送箱的感官和微生物指标作出明确要求,并将在全国1400个城市进行推广。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