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首页 > 专题频道 > 正文
[责编:邵绪楠]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责编:邵绪楠]来源:光明图片2020-07-06 10:23

24小时热图
  • 图集丨习近平在南阳调研考察

  • 2022年北京冬残奥会新建备战训练场馆落成

  • 扶贫车间助群众家门口就业

  • 安徽合肥:新冠疫苗接种有序进行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7月1日,贵州省2020年脱贫攻坚“七一”表彰大会上传来好消息:贵州省脱贫攻坚连战连捷,即将迎来撕掉贫困标签,踏上现代化建设新征程的历史时刻。全省贫困人口由2012年的923万减少到30.8万,累计减贫892万、每年减贫超过100万人;贫困发生率从26.8%降至0.85%,57个贫困县脱贫摘帽,在国家脱贫攻坚成效考核中连续4年综合评价为“好”。贵州已由全国贫困人口最多的省份转变为减贫人数最多的省份。

  这份“贵州答卷”也与远在千里之外的浙江宁波余姚市有关。根据国家脱贫攻坚的总体安排,贵州省望谟县和兴义市是余姚市扶贫协作对口地区。望谟县是国务院挂牌督战的深度贫困县,贵州省列入国家挂牌督战的6个深度贫困村就有5个在望谟。近三年来,余姚市在资金支持、人才交流、党建扶贫、产业合作、劳务协作、消费扶贫、携手奔小康等多方面,为望谟县和兴义市提供支持和帮助。共向望谟县投入财政帮扶资金1.63亿元,实施扶贫项目53个;向兴义市投入财政帮扶资金4530万元,实施帮扶项目22个;助力望谟县和兴义市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18年,余姚市与望谟县和兴义市共同启动扶“智”造“血”助力脱贫计划,共建了劳务协作工作站等保障机构。为了精准扶贫,余姚市携手辖区企业和对口地区的有关机构,合力抓好就业扶贫政策的落实。余姚企业积极提供“就业扶贫岗”,全力促成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员到余姚就业,实现了“就业一人、脱贫一户、带动一片”的目标。今年,望谟县、兴义市已有近千名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在余姚稳定就业,人均月收入超5000元。图为:2020年6月17日,在浙江舜宇光学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王丽妹和唐胜晴、唐胜美姐妹(从左至右)。(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王丽妹出生于1998年,望谟县新屯街道红岩村人,初中文化,装配工;唐胜晴、唐胜美分别出生于1997年和2001年,望谟县新屯街道塘家坪村人,初中文化,装配工。今年3月4日,三人入职舜宇公司就业扶贫岗,经过严格的培训,她们进入了自动化程度较高的无尘车间工作,工作时三人都需要穿防尘服,全身上下除眼睛外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从未穿过防尘服的她们,觉得这工作服很酷、很高大上。目前,三人的月工资都在5000元左右,到下个月工资便可超过7000元。“我们的企业吃、住都很好,食堂的菜式很多,最棒的就是每天都有我们爱吃的辣菜,我们能到这么好的企业务工,真得很幸运。”唐胜晴说。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针对贫困劳动力的技能水平和文化水平大多较低的实际,余姚市人社局积极与重点用工企业协调开发“爱心岗位”,确保来余姚就业的贫困劳动力都能得到妥善安置。目前,这些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分布在余姚市的28家企业中。图为2020年7月1日,在宁波久联电线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王朝礼(左)、王朝美兄弟。(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王朝礼、王朝美分别出生于1972年和1976年,均为小学文化,注塑工,贵州省望谟县郊纳镇水秧村人。今年2月29日,兄弟俩入职久联公司就业扶贫岗。兄弟俩文化较低,也没什么特长,公司根据实际情况给他们安排了岗位,两人拿到的第一个月工资加起来八千多元。“感谢党和国家的好政策,去年资助我修好了新房,今年又帮我们兄弟俩安排工作。我妻子身体不好,常年需要服药。幸好今年儿子大学毕业后考上了中学教师,第二个小孩还在读大学,以后我们家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王朝礼笑呵呵地说。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望谟、兴义籍贫困劳动力在余姚就业,不仅工资有保障,还享受社会保险、就业扶贫、职业介绍、交通、实习等多项补贴。这一系列扶贫政策的推出,让他们“来得了、留得住、干得好、早脱贫”。截至目前,余姚市已累计发放各类补贴300多万元。

  余姚市人社局还专门辟出场地为望谟、兴义籍员工建立“职工之家”,保障他们的正当权益。“职工之家”建立了一根电话线、一个微信群、一项“四到访”、一群志愿者、一张荣誉状的“五个一”工作机制,可提供就业创业政策咨询等多项服务,让在余姚务工的望谟、兴义籍贫困人员安心就业。图为2020年5月26日,在宁波唯尔电器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陈昌瑶、石昌素、高仕军、杨昌品(从左至右)。(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陈昌瑶出生于1982年,初中文化,注塑工;石昌素出生于1983年,小学文化,剥铆工;高仕军出生于1985年,小学文化,注塑工;杨昌品出生于1981年,小学文化,注塑工;四人都是贵州省望谟县石屯镇林木村人。今年3月4日,四人入职唯尔电器公司就业扶贫岗。余姚市人社局考虑到四人来自同一个村,便将他们安排到同一家企业工作。虽然入职时间不长,但每人每月工资都有近5000元。“在离家近2000公里的余姚,还能和同村人在一起务工,这种感觉非常好!虽然岗位不一样,但我们经常能碰到。”杨昌品说。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5月26日,在宁波邦首电器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肖合彬(右)、谭思思夫妻。(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肖合彬出生于1993年,中专文化,装配工;谭思思出生于1998年,高中文化,装配工,都是贵州省望谟县新屯街道牛角村人。今年2月27日,夫妻俩乘坐免费包车来到余姚,入职邦首公司就业扶贫岗,现在两口子每月收入近万元,他们对在余姚的工作、生活很是满意。“我们在余姚一切都好,包吃包住,工资待遇也可以,还可以申请就业补贴,能享受这么好的政策,我们很幸福!”肖合彬说。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5月27日,在宁波梦莹家居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黄妈缴。(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黄妈缴出生于1969年,贵州省望谟县石屯镇拉袍村人,小学文化。在目前余姚务工的望谟、兴义籍女性贫困劳动力中,属她年龄最大。来余姚之前,她很担心企业因为超龄不接受她。余姚人社部门提前获知她的情况后,及时联系企业给她安排岗位。今年2月29日,她顺利入职梦莹公司就业扶贫岗,从事装配式家具打包工作。“我年龄有点大了,还能出来挣钱,在这里包吃包住,一个月工资能拿到4800多元。希望在余姚能多挣些钱供两个娃娃上学,让我家生活过得越来越好。”黄妈缴说道。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5月26日,在宁波泰利电器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王果(右)、罗国凤夫妻。(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王果出生于1993年,罗国凤出生于1994年,两人均为初中文化,装配工,都是贵州省望谟县石屯镇喜独村人。今年3月4日,夫妻俩入职泰利公司就业扶贫岗。罗国凤3岁时,母亲因病去世,父亲独自一人把女儿拉扯大,家中现在还有年迈的爷爷和奶奶。王果和罗国凤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考虑到罗国凤家庭实际情况,王果毅然选择做“上门女婿”。两人2015年结婚,现育有一子,已经5岁了。“我们夫妻得知有这么好的政策,就第一时间报名来余姚务工,不久之后,我们除工资外,每月还可拿到1700元的就业扶贫岗位补贴。”王果说道。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5月27日,在宁波大墩机械工业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万小红(右)和龙启坤。(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万小红出生于1983年,望谟县郊纳镇鸭龙村人;龙启坤出生于1978年,望谟县郊纳镇坡兰村人;两人均为初中文化,数控机床作业员。今年3月23日,两人入职宁波大墩公司就业扶贫岗,经过培训后,现在已经能熟练操作数控机床,专门加工园林工具的翼盘,产品成型后的修边、打磨等工序他们也能一气呵成。万小红父母60多岁,有一个身体残疾的弟弟,因为家庭贫困的原因兄弟俩至今未能成家。“我们公司的订单比较多,时常需要加班,加班越多工资也就越高,最近一月我们两人都拿到了6000多元,相信以后我和家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万小红充满信心地说。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6月22日,在宁波华邦包装材料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马小妹、张洪成、张洪思(从左至右)。(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马小妹出生于2002年;张洪成出生于1997年;张洪思出生于2000年;三人均为初中文化,包装工,都是望谟县乐旺镇坡头村人。坡头村为国务院挂牌督战的深度贫困村。今年2月25日,三人乘坐免费包车来到余姚,入职华邦公司就业扶贫岗,从事真空压缩袋的包装工作,吃、住企业全包,三人入职时间虽不长但上手较快,每人每月都能拿到近五千元工资。“我们村是典型的喀斯特石漠化山村,耕地很少,加上交通不便,要发展产业很困难。以前我也出去打过工,但工作要自己找,还不一定能马上找到,这次来余姚,工作和吃住都帮我们安排好了,我只要安心工作就可以。” 张洪成说道。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5月26日,在宁波泰利电器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黄瓦(右)、黄领夫妻。(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黄瓦出生于1982年,初中文化,操作工;黄领出生于1986年,小学文化,操作工;都是贵州省望谟县昂武镇红湖村人。今年3月4日,两人入职泰利电器公司就业扶贫岗,夫妻俩每月工资加起来八千多。他们育有一儿一女,都送到望谟县城读书,16岁的儿子读九年级,10岁的女儿读四年级。黄瓦父亲在家务农,母亲则在望谟县城带孩子读书。“县城的教育条件更好一点,所以我们夫妻俩宁愿苦点累点,也要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以前在老家务农一年到头攒不了几个钱,这次我们来余姚务工赚的是‘纯收入’,这也让我们以后继续供孩子读书的‘底气’更足了。”黄瓦说道。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5月27日,在宁波大叶园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罗顺芝、徐林辉、李学兵、文才会、黄帮生、刘官宏、韦飞、杨翠(从左至右)。(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今年2月26日至3月5日,8人先后入职大叶公司就业扶贫岗,其中罗顺芝、黄帮生、韦飞、刘官宏、杨翠五人来自贵州望谟县,分别出生于1989年、1980年、2000年、1984年和1996年;徐林辉、李学兵、文才会三人来自贵州兴义市,分别出生于1986年、1992年和1998年。8人中,除杨翠为高中文化外,其余均为初中文化,他们都是装配工;杨翠因工作能力突出,在入职一个多月后升职班长,负责一条45人作业的流水线。韦飞年纪最轻,他所在的乐旺镇新华村为国务院挂牌督战的深度贫困村。“现在村里在发展魔芋种植,一些乡亲依靠魔芋脱贫,我年纪还轻,希望自己能出来见见世面,在余姚闯出新路。”韦飞说。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5月27日,在宁波金雨科技实业有限公司自动化设备制造科拍摄的李乐、黄想英夫妻。(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李乐出生于1997年,初中文化,自动化设备制造学徒工;黄想英出生于1998年,初中文化,装配工;都是贵州省望谟县麻山镇纳幕村人。今年3月4日,刚结婚半月的夫妻俩入职金雨公司就业扶贫岗。由于李乐综合能力较好,被安排到公司自动化设备制造科当学徒工,妻子黄想英则被安排当装配工,刚入职的3月,俩人工资便拿到4600元,目前夫妻俩已拿到3-5月工资共计30529.5元。“我们的自动化设备大都由本公司研发和维修,很感谢公司让我来这里当学徒,我一定会努力学习技术,将来收入也会更高、更稳定。”李乐腼腆地说道。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6月8日,在浙江同祺包装股份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吴延海、王长顺、黄道份、黄光超(从左至右)。(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吴延海出生于1969年,望谟县新屯街道柯杉村人,初中文化;王长顺出生于1969年,望谟县蔗香镇蔗香村人,小学文化;黄道份出生于1976年,望谟县昂武镇和亭村人,小学文化;黄光超,出生于1969年,望谟县石屯镇和平村人,小学文化;四人均为纸箱部普工。今年2月25日至29日,四人先后入职同祺公司就业扶贫岗,在纸箱部大车间工作,目前他们的工资在4500-5000元之间。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6月24日,在宁波利特舜电气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罗景品(右)、罗国省母女。(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罗景品出生于1973年,文盲,装配工;罗国省出生于1998年,中专文化,品管员。贵州省望谟县大观乡上伏开村人。今年2月29日,母女俩入职利特舜公司就业扶贫岗。罗景品由于文化水平低,被安排在装配岗位工作,每月工资在4500元左右。女儿罗国省中专毕业,综合素质较高,当上了品管员,每月工资比母亲高出1000元左右。“家里还有爸爸和弟弟,弟弟现在读高二,成绩比较好,我们全家都希望弟弟将来能考上大学,我和妈妈会努力为弟弟以后读大学多攒点积蓄。”罗国省说。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6月22日,在宁波华邦包装材料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班小仑、班乜杰夫妻,杨光智、杨乜朋夫妻,杨秀才、昊晓传夫妻(从左至右)。(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班小仑、班乜杰分别出生于1972年和1974年,望谟县边饶镇喜座村人,包装工;杨光智、杨乜朋分别出生于1973年和1974年,望谟县边饶镇纳望村人,包装工;杨秀才、昊晓传分别出生于1975年和1974年,望谟县边饶镇营盘村人。三对夫妻均为小学文化,只有杨光智(右三)一人会讲普通话。他们被安排在包装车间,每对夫妻每月都能拿到近万元工资。“这里的包装活很简单,我们一学就会,住的是公司免费提供的夫妻房,吃也是免费,平常没什么开支,每月工资大多都能积攒下来。”杨光智说。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6月24日,在宁波利特舜电气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张维现(左二)和他的三位贵州老乡。(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张维现出生于1952年,小学文化,物料员,贵州省望谟县郊纳乡坡兰村人。2019年9月,张维现入职利特舜公司就业扶贫岗。由于工作出色,张维现被余姚市人社局评为东西部劳务协作“优秀在姚务工者”。春节回家后,他积极现身说法,把余姚良好的务工环境向老乡们推介,图中的三位贵州老乡就是今年春节后跟着他一起来到利特舜公司务工的。“我现在的收入每月能拿到7000多元,比维现还要高,看来年初听了维现的介绍,选择来余姚务工是对的。”施仕春(右二)说。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6月28日,在望谟、兴义籍员工“职工之家”拍摄的罗阿防、岑继超和韦帮富(从左至右)。(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罗阿防出生于1993年,望谟县蔗香乡坝若村人,小学文化;岑继超出生于1995年,望谟县石屯镇拉袍村人,初中文化;韦帮富出生于1999年,望谟县王母街道平绕村人,初中文化。罗阿防、韦帮富因家里有事从原公司离职,返回余姚后要求重新安排上岗;岑继超则因为不适应原公司的工作提出更换岗位。当天下午两点多,三人相约来到“职工之家”,余姚市人社局和望谟县驻余姚市劳务协作工作站有关负责人共同接待了他们的来访,在了解到三人的诉求后,第一时间与意向企业联系沟通,短短两个小时便帮他们安排好了新工作。当听到第二天就可以去新公司上班的消息后,原本还心事重重的三位小伙子一下子变得很开心。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6月22日,在宁波尹球五金制造有限公司车间拍摄的魏延忠、李远美、易士红、李昌辉(从左至右)。(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魏延忠出生于1974年,兴义市捧乍镇董中村人;李远美出生于1977年,兴义市则戎镇枇杷村人;易士红出生于1983年,兴义市威舍镇新村村人;李昌辉出生于1970年,兴义市泥凼镇达力村人。今年2月22日,四人入职余姚一家企业,受疫情影响,该企业工人工作时间较短,工资普遍较低,四人遂产生辞工回乡的念头。余姚市就业管理服务中心获得这一消息后,及时将他们4人调剂到尹球公司,安排在装配和冲制车间工作。“有活干,工资高,吃住无忧,企业领导还特别关照我们……”四人对“新东家”充满了感激。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6月29日,在宁波富佳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罗永福(左)、黄小广正在展示刚拿到的社会保障卡。(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罗永福,1981年出生,望谟县平洞街道纳朝村人;黄小广,1976年出生,望谟县边饶镇边袍村人;两人均为小学文化,装配工。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文化水平普遍较低,许多人不能自行前往银行办理社保卡。为此,余姚市人社局联系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余姚市支行推出社保卡代办和上门送卡、激活等服务。“有了这张卡,就多了一份保障,以后去医院看病、配药就可以报销了。”黄小广说。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6月30日,在宁波富佳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员工食堂拍摄的班丰元(左)、王封秀夫妻。(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班丰元出生于1991年,初中文化,装配工;王封秀出生于1995年,初中文化,装配工;两人都是望谟县乐元镇拉么村人。今年2月27日,夫妻俩入职富佳公司就业扶贫岗,他们对公司食堂比较满意,工作餐免费提供一荤两素一汤,一般都有六荤六素可以选择;考虑到贵州人喜欢吃辣,食堂还会把部分菜品做成辣菜或者加辣;主食除了米饭还有面条、煎饼、花卷、凉皮等供应。“我父母都50多岁,一个姐姐已经出嫁,父亲因为车祸导致身体残疾,治病花了很多钱,现在我们夫妻俩希望能在余姚多赚点钱,把家里的日子过得好一点。”班丰元说。

余姚“就业扶贫岗”上的贵州笑脸

  2020年6月24日,在宁波尹球五金制造有限公司“尹球之家”拍摄的黄读高、黄祖梅夫妻。(陈斌荣 摄/光明图片)

  黄读高出生于1993年,初中文化,装配工;黄祖梅出生于1995年,初中文化,装配工;贵州省望谟县纳雍镇纳夜村人。今年2月23日,黄读高、黄祖梅夫妻入职尹球公司就业扶贫岗。为迎接贫困劳动力的到来,去年10月,尹球公司斥资100余万元把新厂区的一幢楼改装成“尹球之家”,参照酒店式公寓进行装修,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空调和卫生间,卫生间配备有热水器和淋浴房。凡是夫妻一起来公司工作的,均安排一间夫妻房。“真没想到公司给我们免费提供这么好的住宿,真比自己家里条件好,我们会好好工作,早日摆脱贫困。”黄祖梅幸福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