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母亲水窖”20周年系列报道⑬】我在贵州的山里,收到春水寄来的信
首页 > 专题频道> 母亲水窖20年> 要闻 > 正文
[责编:杨帆]

【“母亲水窖”20周年系列报道⑬】我在贵州的山里,收到春水寄来的信

[责编:杨帆]来源:光明网2021-02-01 14:22

24小时热图
  • 河南浚县:千年庙会 社火闹春

  • 香港赴北京旅游团抵京

  • 天山南北油气生产忙

  • 南水北调大兴支线机场连接线将完工

【“母亲水窖”20周年系列报道⑬】我在贵州的山里,收到春水寄来的信

▲贵州丹寨 卡拉村的村民过去以井水为生

  苗族阿妈龙德芬,刚结婚时家里没有手表,有一天窗外似乎比平日亮得更早,龙德芬赶紧起身去挑水,出门一看才知道是月光亮汪汪的。等把水挑回家,她等了几个小时才天亮,原来,催着龙德芬赶忙去挑水的,是凌晨2点多的月亮。

  过去,在用水不便的情况下,龙德芬不仅要早早出发去挑水,连一头长发都不敢轻易去洗,如今, “母亲水窖”项目的到来,让龙德芬等苗族妇女也终于过上了干净清爽的日子,头上的银饰也更添韵味神采了。

【“母亲水窖”20周年系列报道⑬】我在贵州的山里,收到春水寄来的信

▲贵州丹寨 龙德芬家盖了3层楼高的农家乐

  “母亲水窖”不仅解决了卡拉村用水的难题,也让村民们就地发展旅游产业,龙德芬家盖起了三层楼高的农家乐。无论吃饭还是洗澡,顾客对龙德芬的农家乐赞不绝口,旅行社也愿意把客人带到这里。

  终于,龙德芬耳中不再只有抱怨没水的声音,多的是客人的欢声笑语,多的是订餐订房的电话铃声。 

【“母亲水窖”20周年系列报道⑬】我在贵州的山里,收到春水寄来的信

▲贵州丹寨 王秋家的鸟笼产业用水得到了保障

  做鸟笼的时候,需要用大量的水煮竹子,做一批鸟笼往往要挑三四次水才够用,再加上养猪养牛,就要挑更多水。

  王秋家门前有条长长的斜坡,王秋每次挑水都累得喘不过气来,两只手长时间紧紧抓着扁担,时间久了便勒出了厚厚的茧。如今,有了“母亲水窖”,王秋终于省下挑水的时间,不仅能做更多鸟笼,设计更多鸟笼延伸的工艺品,她还开始做电商,带着村民共同致富, 把鸟笼做成了丹寨的名片,销往全国以及东南亚国家,年销售额达650多万。

【“母亲水窖”20周年系列报道⑬】我在贵州的山里,收到春水寄来的信

▲贵州丹寨 卡拉村阿妈王阿闹再也不必自我打气挑水了

  结婚以后就肩负起为全家人挑水的重担,这是卡拉村妇女共同的生活节奏。刚开始时,每次晃晃悠悠挑水挑到一半,王阿闹就累得实在直不起腰。可是,放下扁担又怕旁人笑话自己没用,就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一步一摇,摇过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从青丝摇到白发,直到2014年,终于等到“母亲水窖”让家家户户通了水, 王阿闹不必再口中喃喃有词地为自己挑水打气,而是换成了轻快的歌声和嘴角幸福的笑容。

【“母亲水窖”20周年系列报道⑬】我在贵州的山里,收到春水寄来的信

▲在马寨村开工的“母亲水窖”工程 将解决吊瓜产业用水

  工程将服务马寨村合作社,解决村吊瓜基地120亩吊瓜用水及初加工用水。除了吊瓜基地用水,工程还将一并提升马寨小学、马寨村3组的水质。

  水流将冲走闭塞与贫瘠的气息,涌动清香与活力的气味。这是吊瓜丰收的喜悦味道,是村民致富的欢庆味道,是孩子们在校园中茁壮成长的蓬勃味道。

【“母亲水窖”20周年系列报道⑬】我在贵州的山里,收到春水寄来的信

▲贵州丹寨 扶贫茶园经成为扶贫不可或缺的力量

  在扶贫茶园,解决妇女就业,帮助农民脱贫,消除留守儿童问题……这些,离不开汩汩涌动的水。

  水,保障了茶园的种植,沉淀了茶叶的质量,让扶贫茶叶成为人人信赖的品牌,让每位员工都有生生不息的盼头。

  阿妈李阿花小心地掐着茶叶的嫩芽,熟练地把它们放入小竹篓中。

  “只要没有水,心里就发慌”。阿妈说,以前从来不敢想带这么便捷的竹篓,她扛了一辈子水,现在才晓得“轻”的重量。

  水生万物,阿妈第一次在茶园拥有了职业,获得了酬劳。

  在四季沐歌认领的100亩茶园里,阿妈继续哼着小曲采着茶,她舒展的肩膀,再也不会被挑水的扁担压出深深的印痕。

【“母亲水窖”20周年系列报道⑬】我在贵州的山里,收到春水寄来的信

▲贵州丹寨 甲石村的好日子就在眼前

  这里海拔高,水源远,靠天吃饭是无奈之举,半年的枯水期更是让用水成了一等一的难题。

  现在,“母亲水窖”将解决这里的吃水问题。村支书大春在山顶指着五公里外山上的一个小红点,那就是海拔1000多米的山泉水源。

  为了给施工人员指明方向,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大春走了整整大半天的时间,爬到15米高的树上挂上一面崭新的红旗。可是回到村里却发现红旗太小看不清楚,他又去挂了一面大旗子才终于让施工人员看清。这一来一回,又是两天的时间,又是二十多里的山路,可大春却说, 现在,水就在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好日子就在眼前了。

  大春心里一直有个遗憾,向来疼爱自己的姑姑还没等到“母亲水窖”完工就离世了,他想着,一定要抓紧时间把活干好,让更多像姑姑一样在山里生活了一辈子的妇女早日用上干净方便的水才行。

  

【“母亲水窖”20周年系列报道⑬】我在贵州的山里,收到春水寄来的信

▲贵州丹寨 甲石村妇女盼水来

  回想起挑水的经历,村民杨昌兰连连叹气。

  村里吃水不便,挑回的水里总会有泥巴、鸟粪、杂质等,季节性缺水时更糟糕,人们恨不得把水池壁上的水都刮干净才行。

  杨昌兰家离水池最远,一天的时光里,她最惦记的就是挑水,可无论怎么赶时间,她一天也只能抢到两担水。为这两担水,她常常会横眉冷对,和其他插队抢水的女人发生冲突。

  挑水的木桶是丈夫做的,太阳一晒就干裂了,那沉甸甸的重量曾经压皱了杨昌兰的眉头,如今, 施工中的“母亲水窖”逐渐散开了杨昌兰眉间的愁云,甲石村的女人们盼望着水源送来的日子。

【“母亲水窖”20周年系列报道⑬】我在贵州的山里,收到春水寄来的信

▲贵州丹寨 妇女们走在“母亲水窖”工程建设队伍中

  甲石村很多妇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可“母亲水窖”到来后,她们却身背镰刀,和男人们一起在无路可走的山中开路、扛管道、挖坑、铺水管。

  妇女们说,以前没有水,女人们要结伴走一个多小时山路去偏僻的河里洗澡。冬天没水时,家里连年都过不成,大年三十总是要排队打水到凌晨两三点才能回家。听说“母亲水窖”完工后不仅能满足全部生活用水,还可以解决140亩水稻,70个大棚,500头猪养猪场的用水,大家的步伐就越发快了,干劲也更足了。(光明网记者 钟蕾蕾 周雨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