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期
2016.5.17

“惊天一跪”何以扭转票房乾坤

电影《百鸟朝凤》正于全国公映。此片作为吴天明导演的遗作,曾一度处境艰难,上映一周票房仅300余万,排片仅占1%。5月12日,制片人方励在某直播平台上演“惊天一跪”,这一举动得到了许多明星义气相挺。那么,“惊天一跪”是否可以扭转票房乾坤?今天我们请来了独立影评人大米和影迷观察团琼子和大家聊聊这个话题。

本期嘉宾

  • 独立影评人 大米

  • 影迷观察团 琼子

核心观点

  “惊天一跪”何以扭转票房乾坤?

  

  大米:由导演吴天明执导,陶泽如、李岷城主演的电影《百鸟朝凤》正于全国公映。此片作为吴天明导演的遗作,曾一度处境艰难,上映一周票房仅300余万,排片仅占1%,而与它同一天上映的《美国队长3》收获了接近8亿的票房。5月12日,制片人方励在某直播平台上演“惊天一跪”,跪求全国院线经理增加排片,这一举动得到了许多明星义气相挺。多家院线也纷纷号召旗下影城增加排片,支持《百鸟朝凤》长线放映。与刚上映时相比,《百鸟朝凤》的排片量从1%左右飙升至7%以上,暴涨6倍以上;截至17日19点,电影《百鸟朝凤》总票房已经突破3600万。

  

  文化“单传”为避免“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尴尬

  

  《百鸟朝凤》的唢呐艺人,曾经有过辉煌的时代,人们对唢呐的崇拜以及对唢呐匠人的尊敬都来自于一种根深蒂固的农业社会的封闭环境,缺少外部的思想冲击和竞争。一旦这种封闭环境被打破,代表着西方文明的管弦乐和电子琴进入到小山村的时候,给观众以及唢呐艺人都带了巨大的震撼和冲击就无法避免。

  

  农业社会的封闭性带来了艺术上的自我沉迷。电影中的焦师父选了一个资质并不好,但性格稳重的徒弟作为传人,这样的文化传承基本上代表了绝大多数中国民间传统技艺的传承方式。在农业社会,人口流动性差,只能局限于本地市场,而本地市场容量小,能养活的艺人有限,只能实行这样的“单传”,否则就会出现“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尴尬。

  

  文化传承并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意淫

  

  文化传承并不应该是固步自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意淫,也不是一味的排斥外来文化。例如像唢呐这种传统的民间音乐,并不是消失了,只不过是不再作为一种主奏的音乐,或是主流的音乐群体而存在,而更多的作为一种配角。我们应该有这种心理,慢慢接受我们曾经在身上的光环慢慢退去,作为一种配角而存在的现状。如果有这种心态的话,可能对我们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会有一种更好的、更新的认识。

  

  (光明网记者刘冰雅 赵伟露 陈城整理剪辑)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