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期
2016.6.24

我们为什么不接受师生恋?

前两天,湖南文理学院女老师穿婚纱向男生求婚的照片,在很多新闻类APP上被刷屏了,广受网友祝福。但如果性别逆转,假设是男教师西装革履来求婚女同学,还有多少人会叫好鼓掌呢。师生恋,到底应不应该被接受?今天,我们请来了光明网资深评论员邓海建为大家谈谈这个问题。

本期嘉宾

  • 光明网资深评论员邓海建

核心观点

我们为什么不接受师生恋?

 

  邓海建:前两天,湖南文理学院女老师穿婚纱向男生求婚的照片,在很多新闻类APP上被刷屏了。有人说,师生恋不是你想的那么污,世界这么好玩我们对师生恋也该脱敏了。反正意思就是反对你就是卫道士,就是内心不那么阳光的伪君子。不要用存在即合理的诡辩来在社会秩序底线上和稀泥,我们不得不承认,在现代社会里师生恋依旧是爱情里的旁门左道。

 

  回到事件的本源。女教师求婚男学生,满屏收获的都是“爱与感动”,又是“突破世俗”、又是“勇气可嘉”;但如果性别逆转,假设是男教师西装革履来求婚女同学,还有多少人会叫好鼓掌呢。早在2014年,教育部就发布了“红七条”。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高校教师“不得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者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

 

  抱歉我认为师生恋,就是这种不正当关系。对此,我想做三点陈述。第一,师生恋禁令,不算稀奇。美国的哈佛大学也好,中国的武汉科技大学也罢,以校规形式严禁师生恋的不在少数。人家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都是封建思维复辟?第二,师生身份不对等,恋爱很容易跑偏。如果师生恋不被禁止,道起码容易带来两个问题:一是有权的教师容易滥用权力,二是学生之间会出现不正当竞争。最典型的例子,是2014年厦门大学生在微博上发布《考古女学生防”兽”必读》。从这几年频频爆出的教授与学生之间的恋情来看,情节中几乎掺杂着不纯的动机、利欲的让渡关系。再有一点,大家对“女教师求婚男学生”祝福无极限,说穿了,不过是另一种性别歧视罢了:既没有把女教师放在“教师”的职业身份上考量,更兼着“女人难得主动”的花边冲淡了对事件性质的思考,结果呢,就是对两人身处的高校校园视而不见、对事件的示范效应视而不见、对底线的规则意识视而不见。

 

  在不少人眼里:这就是“女追男”的荷尔蒙戏码。可问题是,呼啦啦刷屏的“女教师求婚”,真的是关起门来的私人事件呢?最后我想说的是,不管女老师求婚男学生,还是男教授求爱女学生,不仅是道德禁忌,更是规则悖谬。师生恋究竟有没有那么污我不知道,起码绝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

 

  (光明网记者刘冰雅 张晞 陈城剪辑整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