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越剧《屈原》

由绍兴市柯桥区小百花越剧艺术传习中心精心创排的越剧《屈原》,讲述了楚国左徒屈原欲推行“美政”,对内除弊革新,对外合纵抗秦,明君贤臣共兴楚国,因触及靳尚、子椒等人的利益,屡屡与之作对,又有秦相张仪从中作梗,最终楚齐联盟破坏,秦国攻陷楚国,屈原投汨罗江而亡的故事。

越剧《屈原》

越剧《屈原》
北京
2018年6月29日

创作和批评,都需要迎难而上的改革精神

要实现这一点,文艺批评就不能遮遮掩掩似温吞水,也不能畏首畏尾裹足不前。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文艺批评应该打开天窗说亮话、说真话,敢于向文艺作品的病灶开刀,敢于指出其短板,敢于迎难而上。无论与会专家、国家艺术基金还是绍兴小百花,对戏曲改革的所思所求,对创作与批评的坚守,正如屈原一生的跋涉,上下求索,矢志不渝。[详细]

    • 进一步提升音乐声腔水准李道国(湖北省演艺集团原副总、一级作曲):

      整个戏唱腔稍显累赘,也需要做“减法”,去掉一些对演员嗓音发挥有阻碍的高大上音符。

      台词一定不能产生歧义范小宁(中国戏剧家协会《剧本》杂志社编审):

      如果台词让观者产生歧义,这样不但没有达到剧本本来想要达到的目的,对戏本身是会有损伤的。

      韵味是区分流派的重要标准黄国庆(福建省芳华越剧团一级导演、团长):

      不同的剧中,并非说演员原来唱什么调,所有的曲子都要唱什么调,这是不行的,要因人而异。

      唱腔和音乐之间不能出现两张皮谢振强(中国戏曲学院音乐系教授、主任):

      如果唱腔和音乐之间出现不统一的情况,这是一个硬伤,需要在这方面要做一个大手术。

      舞台呈现大气,人物塑造饱满王评章(福建省艺术研究院研究院):

      这个戏的舞台呈现很大气很完整,历史真实与艺术虚构、写实与浪漫结合得很好,几个主要人物也塑造得丰厚饱满。

      一部兼具历史性和现实性的作品陈鹏(山东省文化厅原副厅长):

      实人们更希望能看到这种追求的内心冲突,加入一些屈原因不被理解而郁闷的情节,让他的思维逻辑点更靠近老百姓一点。

    • 把握好语言多义与歧义间的矛盾陈涌泉(河南省戏剧家协会一级编剧):

      越剧《屈原》让我们眼睛一亮,它厚重而不失空灵,文采飞扬,兼具哲理和诗意,给婉约柔美的越剧带来了一种阳刚之美。

      成就已属难得,细节还需处理李利宏(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一级导演):

      剧中体现的豪迈、宏大、硬朗,虽说与越剧这个剧种本身的气质相差甚远,但是吴凤花做得非常好。

      对艺术创新要多些宽容度曹林(中国戏曲学院教授):

      女演员在舞台上反串男性角色,不一定要刻意追求魁梧,只要遵循唯美、合身的原则就可以。

      《屈原》是一台不一样的越剧孙喜军(吉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我看到了一台不一样的越剧,绍兴小百花越剧团赢得了挑战,成功地塑造了屈原这一历史人物。

      宋玉这个人物是该剧的一个创新陈曦(中国艺术研究院科研处副研究员):

      宋玉这个人物应该是这出戏的一个创新,他与郭沫若先生话剧里面的宋玉形象是不一样的。

      戏好不好关键要看曲王亚勋(北京演艺集团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戏因曲而兴,戏依曲而传。因此,戏好不好曲的作用很关键。当然,影响曲好不好的因素是多方面的。

    • 努力将思想性和艺术性达成一致刘玉琴(人民日报文艺部高级编辑):

      屈原永远都不会过时,他的精神早已穿越时空。艺术工作者对屈原这一形象的再思考和新创作,为中国戏曲舞台增添了份量。

      屈原这个人物有些单薄,缺血肉温大勇(中国戏剧家协会《剧本》杂志社原主编):

      如何能将屈原这个角色更加丰满地呈现出来,有很大的难度。我觉得目前来看,越剧版的屈原还有些单薄,缺少血肉。

      让屈原看起来更人性化一点李文国(黑龙江省龙江剧艺术中心一级导演):

      现在屈原给我们的感觉太正、太硬,他的行为、举止、言谈、扮相、唱腔都是这样的,这样屈原的形象很容易走向高大上的感觉。

    • 县级剧团撑起一出大戏黄国庆(福建省芳华越剧团团长、一级导演)

      作为一个县级剧团,绍兴小百花剧团能够撑起这样一出大戏,确实非常不容易。

      主题音乐要展现出变化李道国(湖北省演艺集团原副总经理、一级作曲、二级教授)

      《屈原》这个作品是民族艺术,不要求有交响乐队,但音乐要体现楚文化,展现出变化。

      舞台再空灵精致考究些于鹤咏(济南市京剧院院长,一级舞美设计师)

      舞美设计打破了传统戏曲舞台的时空理念,强化了视觉冲击力,但在呈现时略有瑕疵。

      主題音乐应贯穿全剧李文国(黑龙江省龙江剧艺术中心创评室主任,一级导演)

      主题歌和主题曲是全剧的音乐种子。因此,主题性的东西一是要贯穿,二是要放大。

      人物形象越来越完整了陈 曦(中国艺术研究院科研处副研究员)

      从“一改”到现在,我的一个最直观的感受是,剧中的人物变得越来越完整了。

      越剧也能演绎慷慨悲歌罗怀臻(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上海艺术创作中心主任)

      女子越剧的表现力、可塑性很强,不仅可以表现外在的柔美,同时也能展现阳刚。

      历史剧应当有现实意义刘玉琴(《人民日报》文艺部原主任、高级编辑)

      历史剧应当把握故事传递的精神,对当代有一定的现实关照,提供价值启迪和参考。

      小改动产生的大变化孙喜军(吉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编剧)

      整部戏的改动不是特别大,但是小改动又产生了大变化,确实给了我们很多的惊喜。

    • 增加有流派特色的唱段方亚芬(上海越剧院一团团长)

      越剧在短时间成为全国性的大剧种,得益于老先生们创造的各种流派、曲调和板式,绍百很好地继承了这些特色。

      好故事要有通俗表达朱为总(浙江省戏曲研究院艺术所原所长)

      故事一定要有更加通俗表达,不要过于深奥。否则,老百姓就没法看懂。

      有序地把观众引入故事周冠均(浙江省文化厅艺术处原处长)

      应当把事件的走向、人物的命运交代出来,有安排、有步骤地把观众引入故事中

    编 剧:吕育忠

    导 演:杨小青、于伟萍

    编 舞:蒋新光

    唱腔设计:陈国良

    舞美设计:戴延年、叶瑞芳

    舞美制作:叶瑞芳

    灯光设计:周正平

    服装设计:蓝玲、张颖

    造型设计:胡亚莉

    领衔主演:吴凤花

    主演:吴凤花、楼慧琴、吴素英、

    张琳、周燕萍

    绍兴小百花越剧团成立于1986年,是一个在改革年代里孕育诞生的新型文艺团体。该剧团以“出人、出戏、出效益”为宗旨,以“团结、务实、拼搏、创新”的团队精神,经过三十余年的继承与发展,成为绍兴文化的“金名片”。“绍兴小百花”成立至今,先后创作和排演了大戏四十余台,折子戏五十余出。创作排演的《陆文龙》《越王勾践》《越女三章》《一钱太守》等戏先后荣获省“五个一工程奖”、省戏剧节优秀剧目奖、中国越剧艺术节金奖、中国戏剧节剧目奖等奖项。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